飞机“体检师”:十米高台除寒冰 千里之外排故障

2017年01月24日 09:51 来源:人民日报
分享

飞机检修员高永德正在检查飞机发动机。

  “我今年过年值班,和兄弟们一起。”在吉林长春龙嘉机场飞机停机坪,飞机检修员高永德对记者说。

  飞机安全平稳的飞行,离不开检修员日复一日的检修保障。而春运期间,像高永德这样的飞机检修员比平常压力更大。

  “咱东北雪多、冰霜多,影响飞行安全,给机翼除冰是航前检修的重头工作,马虎不得。”早上4点多出门,高永德总是习惯地看眼楼下汽车的结霜情况,提前判断除冰的工作量。

  6点,航前检修的准备工作陆续开始。进入停机坪前,高永德和当班的一工段的11位兄弟匆匆吃了点东西。

  6点半,除冰车驶入停机坪,飞机检修员翟明登上除冰车作业平台待命。接到指令后,高空平台缓缓升起10余米,翟明拉开除冰液喷射阀门,一道长长的白线迸射而出。

  零下20多摄氏度的户外,一阵风就能把衣服打透。“停机坪空旷,风更硬,吹得脸刺刺啦啦疼,就像小刀片从脸上划过。”翟明说,十米高空寒台,连避风的地都没有,冷气都打到骨头里了。

  随着除冰工作的进行,机翼上的白霜逐渐消失,翟明的眼眉和领口却早已结了厚厚的冰。“这才是第一架。”高永德说,整个车间大概要完成10多架飞机的除冰工作,将持续到9点多。

  10来分钟后,前后机翼除冰基本结束。飞机检修员周亮登上4米高的工作梯,摘下手套,用手沿着机翼轻轻抚摸。“透明的冰层,看不出来,但能摸出来。”

  确定除冰完成,放行飞机。7点零5分,高永德车间的第一架飞机准时出港。伴随着起飞的轰鸣声,旅客们踏上了旅途。

  白天工作时,一个紧急情况打断了高永德的检修。高永德车间执管的一架飞机,在重庆报告空调组件失效。接到紧急任务后,正在做外场检修的高永德赶忙跑到指挥中心,现场调度指挥。“这故障是在啥状态时有的,是飞机静止、还是滑跑?”高永德和远在重庆的机场检修人员紧张联络。

  “接通电门,查看空调组件的冷却风扇处于啥状态,是否有异味烧糊,风扇振动情况咋样……”高永德一边协调维修人员网上调取飞机故障的实时数据,一边跟机长沟通了解飞机状况,同时电话指挥当地维修人员进行检查。虽然远在千里,“把脉”却不能含糊,望闻问切一样不少。“这个故障有很多种原因,难在必须尽快做出准确选择,放不放行,首要的是安全,还要尽可能保证春运。”高永德说。

  最终确定是风扇突发故障卡死,高永德按照规章,判断可以放行。飞机没有延误,并顺利完成飞行任务。

  “事关安危,短短的40分钟,必须和同事尽可能细致地捕捉各种故障信息。”高永德说,只有对飞机系统了如指掌,才能有效沟通、精确指挥、安全放行。

  如何才能对飞机了如指掌?一套飞机手册就有三本新华大字典那么厚,高永德用一年时间才粗略看完。“要学精,需要在实际问题中,多琢磨、反复学。”

  第二天一早,工作了24小时的高永德正要下班,却遇到了新的状况。因为雾霾,能见度不足五米,机场航班全部延误。9点半,接到通知,飞机可以起飞。“飞机要全部出港,密度大,而且每架飞机都要除冰。”高永德和夜班的工段同事,一起加入到白班工段,开始除冰作业。

  日常3个小时的工作,紧急情况下1个小时完成。10点半,高永德车间负责的16架飞机全部顺利出港。而此时,高永德已经“连轴转”了30个小时。

  飞机维修任务紧且重。曾经,高永德接到马桶污水指示的故障,污水传感器一直显示处于满位的故障状态。更换马桶上的传感器,高永德只能在飞机后仓的夹缝里侧躺着工作。一躺就是两小时,伸长了胳膊拧螺丝,拧两下就得歇会,一会手就麻了,第二天全身酸疼。挤在夹缝里,污水的味道就不用提了,一些特殊情况下工具用不了,高永德直接上手。

  如今,三十出头的高永德已经工作了11个年头,大年三十值班7次。“虽然不能与家人团聚,却能让更多人团圆。”高永德说,他们就如机场里的灯光,入夜就亮,而且永远亮得温暖。(本报记者 祝大伟摄影报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