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将是欧盟“生死攸关”的一年

2017年将是欧盟“生死攸关”的一年

2016年12月10日 10:32 来源:中国青年报
 

  修宪公投失败之后,当地时间12月5日,意大利总理伦齐站在意大利和欧盟旗帜前,情绪低落地承认公投失败并宣布辞去总理一职。

  2016年岁末这场意大利修宪公投的失败,意义并不局限于意大利本身,同时预示着2017年对欧盟来说将是形势愈发严峻和关键的一年。

  修宪公投失败背后的悖论

  41岁的伦齐是意大利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理。他年轻精干,颇有改革雄心,原本想通过修宪缩限参议员人数、限制参议院的权力,从而避免立法法案在参众两院长期通不过的现象,以提高立法效率,让改革措施能够更顺利地通过立法、贯彻执行。

  然而,大部分选民对于伦齐的良苦用心似乎并不是那么在意。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国际关系室主任赵晨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的一大原因在于,“大部分选民对于公投的内容并不是特别关心,他们更多的是出于一种情绪上的冲动作出了选择。很多人只是为了反对政府而投下了否决票。”

  意大利民众对政府不满,主要原因在于经济形势不好。赵晨指出,自2009年欧债危机以来,意大利经济增长率一直呈负增长态势,直到2014年才出现正增长,今年的增长预期仅为1.1%。意大利的债务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33%,债务之高仅次于希腊。劳动力市场也不景气,青年失业率高达40%左右,整体失业率则在11%左右徘徊。这些情况无法快速得到改善,民众都把怨气撒在政府身上了。

  “这恰恰是一个悖论。”赵晨说,“伦齐发起公投,就是想让他的改革更多更快地得到实施和落地,目的在于改善经济。但恰恰是因为经济形势不好,民众对他的政策不信任,对修宪投了否决票。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悲剧性的悖论。”

  公投的失败,也说明伦齐所主张的改革养老金体制、削减公务员职位等“新自由主义经济”改革方式没有得到民众的认可。赵晨说:“在民众看来,这些大胆举措甚至是一种冒进行为。自此,意大利改革可能将重新回到缓慢、渐进的状态。”

  “修宪”公投并不等于“脱欧”公投

  提到公投,许多人会联想到今年6月英国举行的“脱欧”公投。有一种看法甚至认为,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后,伦齐和内阁辞职,将导致伦齐所在的中左翼民主党陷入颓势,对意大利极右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党”最为有利。在下一次选举中,一旦“五星运动党”胜选上台执政,很有可能也会发起类似英国的“脱欧”公投,这将使得欧盟的前景堪忧。

  赵晨觉得情况可能比上述推测要乐观一些:“修宪公投不是脱欧公投,也不意味着意大利必然会举行脱欧公投。”赵晨认为原因有三:

  其一,“五星运动党”虽然拿下了罗马和都灵两个市的市长职位,但是该党是一个没有成熟党纲的议题性、群众性政党,所以它并不成熟。

  其二,“五星运动党”并不愿意与其他政党联合执政,而在以“碎片化”著称的意大利政坛,一个政党想要单独拿到超过50%的选票独立执政,是非常难于实现的。

  其三,意大利和英国的情况并不一样。意大利是欧盟的创始成员国,深度融合进了欧洲一体化。它使用欧元,也签订了申根协定,在政治、经济、安全上都跟欧盟绑在一起。因此,即便是“五星运动党”,提出的口号也只是‘反欧元’而不是‘反欧盟。”

  意大利修宪公投之于欧盟,在政治上的危机似乎还不是那么紧迫;但在经济上,意大利离“坠落悬崖”不远的巨额债务,对于欧元区而言却是一个迫近的挑战。

  “意大利是欧盟内第三大经济体。一旦出现大规模的类似于希腊的债务违约,后果将比希腊严重得多。换句话说,希腊的危机是德国等其他欧盟国家可以救回来的;意大利一旦出事,整个欧盟、欧元区和欧洲央行想要去救,就会非常困难。”赵晨说。

  目前意大利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是,意大利第三大银行西雅那银行(Banca MPS)需要在12月底之前筹集50亿欧元,以避免银行倒闭,这个筹款额几乎是这家银行资产的10倍。赵晨认为,银行倒闭危机能否避免,要看意大利政局如何发展,要看意大利看守政府能否和欧盟进行紧急协商出可以稳定形势的措施。

  法国大选对欧洲来说才是“关键一战”

  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还被认为是民众对拥有权力优势的精英群体“建制派”的又一次成功反抗。

  尽管政治生涯可能还没有结束,但是伦齐加入了“反建制”牺牲品行列。此前,这个行列中有因脱欧公投下台的英国前首相卡梅伦、被唐纳德·特朗普打败的希拉里·克林顿,以及法国总统奥朗德——为大约4%的超低支持率所累,12月1日,奥朗德宣布自己将不会谋求连任。《华尔街日报》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12月4日,奥地利极右翼民粹政党奥地利自由党候选人诺贝特·霍费尔在大选中落败,算是西方国家中“建制派”在近期各国的选举中传来的唯一“好消息”了。

  “反建制”势力在欧洲的发酵,让赵晨觉得,2017年对于欧盟而言将是“生死攸关”的一年。他认为,明年欧洲多个国家将举行大选,其中法国大选将是“最关键的一战”。如果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的领袖玛丽娜·勒庞胜选,她极有可能也发起一场法国脱离欧盟的公投。一旦法国脱离欧盟,欧盟就有可能解体,或缩小为一个以德国为核心的中北欧国家的“小欧盟”。

  英国脱欧公投和美国大选出乎意料的结局,让人见识到了这股“反建制”势力的力量。许多人不再敢轻易完全相信选前的所谓民调,也不敢过早对结果作出判断。

  赵晨分析说,欧洲这股“反建制”的民粹主义兴起,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一是,经济长期不景气,让民众对于现有的主流政党、主流政府和政治人物非常失望。二是,欧洲经济形势不好,让民众对欧盟这个“官僚机构”越发不感兴趣,他们认为欧盟并没有真正发挥作用。民众因此更倾向于回归民族主义、主权国家。三是,全球化让许多民众沦为“边缘群体”,他们没有成为全球化的受益者而成为了受害者,这个群体对欧洲一体化及全球化持厌恶态度。

  “这种民粹主义势力兴起的趋势,一定不会在短期之内消亡。现在它还只是刚刚掀起波澜,这种趋势往后是会继续高涨还是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还需要观察。”赵晨说,“所以2017年非常关键。如果法国稳定住了,欧盟所面临的问题就不算太大。”

 


2017年将是欧盟“生死攸关”的一年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