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角色大贪腐 女子沉迷赌博挪用80万医保费

2017年04月25日 07:37 来源:检察日报
分享

  

  百姓“救命钱”没了

  “请把收缴的医保费尽快上缴市医保中心,新年度的医保工作即将启动!”

  2014年12月25日,煤山社区服务中心接到河南省汝州市医保中心通知,社区服务中心领导随即电话联系负责医保收费工作的高婷,但她的手机关机。社区工作人员立即找到高婷的家,她的家人称没看见,不清楚她在哪里。

  “该上缴医保费了,人却联系不上,怎么这么蹊跷?”社区领导感到不妙,立即报案。经过市医保中心核实,煤山社区服务中心共有80余万元医保费没有及时上缴入账。经进一步核实,这部分钱全部由高婷保管,但她已经失联。

  据了解,从2014年9月开始,高婷等4人开始征收煤山社区2015年度城镇居民医疗保险费,她任收费组组长,负责医保费征缴、审核、汇总、上报工作,其他人收缴的医保费都汇总给她,并由她统一上缴市医保中心。

  “医保费是老百姓的救命钱,涉及群众就医看病的切身利益,事关重大,事不宜迟!”汝州市检察院检察长刘新义接到案件线索,立即组织干警研判案情。经过该院反贪局初查,发现高婷与男友张召将手机及银行卡丢弃在家里,两人携款潜逃,同时失踪,涉嫌构成挪用公款犯罪。

  2015年初,汝州市检察院以挪用公款罪对高婷、张召立案侦查,并成立追赃追逃专案组,由主管反贪工作的副检察长任组长,多名反贪精兵为专案组成员。对于此案,河南省和平顶山市两级检察院高度重视,省检察院将该案作为全省重点督办案件,积极协调提供情报信息。

  逃

  改名易姓跑了

  汝州市检察院反贪局教导员沈涛接受采访时介绍,高婷的男友张召无业,两人属同居关系,且生有两个小孩,尚在幼年,大的不过6岁。“潜逃案犯多数会与亲属保持密切联系,牵挂年幼的孩子也是人之常情。起初,我们以此作为突破口侦查。”反贪局制定追逃方案,一方面积极走访双方家庭,敦促嫌疑人投案自首;另一方面走访摸排嫌疑人的社会关系,从嫌疑人活动规律中寻找蛛丝马迹。

  然而,侦查人员数次到双方家中,家人均表示案发后他们没有与家里联系过。“张召具有非常强的反侦查能力,十分狡猾。”沈涛说,公安机关的人口信息系统中并没有他的户口信息。

  侦查人员通过对嫌疑人过往通话记录分析,找到张召经常联络的社会人员,从这些经常联络人中得知他具有赌博不良习气。再通过走访看守所、拘留所赌博违法人员等,最终了解到,早在几年前,他已将户口信息中的名字更改为“张煜”,“张召”不过是曾用名。

  沈涛谈到张召的狡猾程度时说,他将名字改为“张煜”,连他的家人都隐瞒;他从不使用张煜的名字开银行账户,平时使用朋友、亲属名义开账户;他经常出入外省市,从不用自己的身份证登记住宿;所使用的手机号码为江西号码,且机主不是自己。

  长时间没有女儿的任何音讯,加上张召的劣迹,高家人一度怀疑高婷被张召“杀害”,希望尽快破案。

  此后,凡遇重大节日,侦查人员就到二人可能出现的居住地、亲友住所附近蹲守,也未发现他们的行踪。案件侦查一度没有进展。

  

  大数据深挖嫌疑人

  侦查期间,汝州市检察院反贪局从人口信息系统仅仅找到高婷和张召身份证上的“大头照”。不久,侦查人员接到线索,四川、湖北两省有三人疑似嫌疑人。侦查人员立即奔实地核查,三人面部特征与嫌疑人极为相像,但并不是要找的人。

  案发一年,嫌疑人的影子都没找到,案件陷入僵局。侦查人员立即转换侦查方式,进行通信信息数据比对寻求突破。2016年初,侦查人员发现,一个安徽省芜湖市的手机号码与张某、高某双方家庭频繁通话,手机号码登记在姚某名下。

  “打电话的人会不会是高婷和张召?他们很有可能与姚某存在关联。”侦查人员认为只要找到姚某,就有可能查找到二人的下落。

  2016年4月,专案组成员驱车赶往安徽,发现姚某已经落户黑龙江省鹤岗市;辗转来到鹤岗市,而姚某又去了内蒙古出差,侦查人员一路追踪,终于在山西找到了姚某。

  面对侦查人员询问,姚某表示自己是奇瑞公司职员,负责贷款购车欠款追偿工作,张召、高婷曾贷款购买奇瑞公司的轿车,但后期未能按时还款,他与两人家庭多次联系催促还款。“我们也为寻找他们的下落而苦恼。”姚某说。就这样,仅有的一条线索中断了。

  2016年12月初,侦查人员得知张召潜回汝州,并与他人在一饭馆吃过饭,但饭馆及周边均无监控设施;在对这些人通信联络信息分析后发现,一个尾号为“4003”的手机号码与张召的朋友陈某等人联密切系。

  “4003的号码会不会是张召持有使用的?”侦查人员推测,并在对陈某的排查中发现,陈某经常开一辆车牌号为“豫A9……”的红色福特轿车。

  

  不放过蛛丝马迹

  侦查人员随即调整方案,以追踪陈某活动轨迹查找张召踪迹。他们很快查明,陈某和尾号“4003”的手机持有人,于2016年12月12日在陕西西安住宿过,侦查人员立即赶赴西安调查。

  “5人住宿,只用4张身份证开房,唯独张召没有使用身份证登记。”汝州市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郭俊坡说,但酒店大厅影像记录模糊地显示出张召的影子,“影像显示他的眉毛与身份证‘大头照’上的眉毛极为相似,确信他就是我们要找的嫌疑人,4003的手机号码系张召持有。”此时,5人早已离开酒店,但获得的上述信息令侦查人员兴奋。

  由于陈某出行谨慎、昼伏夜出,侦查人员经过连续两天两夜的跟踪,虽未发现张召的踪迹,但了解到陈某等人经常参加网络赌博,长期在河南郑州的宾馆包房赌博。

  12月20日,专案组掌握陈某在郑州出现的线索,立即调派精兵强将赶赴陈某落脚的酒店,果不其然,张召的身影同时出现。当晚,张召、陈某等共有7人聚集在房间内。

  为确保抓捕安全,侦查人员没有盲目闯入房间,而是在酒店内外布控,等待时机抓捕。次日早晨六时左右,张召只身走出酒店来到马路对面ATM机上取款,说时迟那时快,侦查人员立即冲上去将张召制服。

  当侦查人员亮明身份,张召只说了一句:“我没犯罪,你们抓错人了。”随后,他低头不语。

  

  千里迢迢追元凶

  张召归案后不久,承认了和高婷共同挪用80多万元公款的犯罪事实,称钱都用于赌博,因无法弥补漏洞而逃跑。当问其高婷的藏身之地时,他称两人出逃后分手,只知道高婷跑到广东打工,他们之间只用QQ、邮箱联系,不打电话。“我曾在网上购买过一张叫‘刘桂会’的假身份证快递给高婷,只知道她在一个药店打工。”

  侦查人员通过张召的支付宝交易记录查询到,快递地址为广东省佛山市白岗公园,没有更为具体的地址,且快递上“刘桂会”的手机已不再使用。

  2017年1月13日,侦查人员来到广东佛山走访白岗公园附近的几家药店,均称没有“刘桂会”此人。在当地公安机关查询发现,一个叫“刘桂会”的人曾在当地一家宾馆住宿,同住的还有一名姓袁的男子。

  侦查人员调查发现,贵州省六盘山有一位农民叫“刘桂会”。经综合判断,出现在佛山的“刘桂会”极有可能是高婷,并且她很可能和袁某在一起,如果能找到袁某就能找到高婷。

  1月16日,侦查人员赶赴位于湖南衡山脚下的一个山村,这里就是袁某的家。一位村民称,“刘桂会”和袁某生活在一起,现在就在袁某家中。次日,得知检察机关办案人员已经找村里,高婷主动投了案。

  “高婷,你这两年过得好吗?”沈涛见到高婷,首先用汝州家乡话问。刹那间,她泪流满面,失声痛哭。

  “我背井离乡,四处打工,隐姓埋名,害怕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更不敢与家里联系。我挪用医保费,对不起父老乡亲,对不起父母,更对不起两个年幼的孩子。”高婷诉说着心中积压已久的痛苦。

  

  都是赌博惹的祸

  张召交代,2013年,他就和高婷商量用高婷收取的医保费在网上赌博,如果输了自己想办法还。高婷就给了他10万元,结果都输了,他就把车卖了还上10万元医保费。后来,高婷又收取医保费15万元给他赌博,居然赚了10万元。

  2014年,他们又商量用收取的医保费赌博,而且两人也都在网上赌博。为便于赌博,高婷每收取一笔医保现金就自己先存起来。两三个月时间,她将陆续收取的80余万元医保费用于赌博。

  “输了那么多钱,我们也还不上,就想到逃跑了。”张召说。

  2014年12月24日晚,平安夜,两人出逃,在外地租房居住。2015年过完春节后,高婷跑到广东打工,张召并未同行,两人就此分开。

  为了防止被抓,他们减少联系,也不使用电话,张召从不使用户口信息上的真实姓名张煜;高婷出逃后未曾使用过身份证,原来使用的手机号、QQ、微信全部停用,断绝与亲人的一切联系,把对两个幼小孩子的思念埋在心底。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据汝州市检察院检察长刘新义介绍,为侦破此案,侦查人员采集的通信、银行等各类信息达上百万条,寻找证人80余人,追捕行程跨越陕黑湘粤皖等十余个省市,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行程2万余公里。“犯罪分子再狡猾也难逃猎人的眼睛,最终必将受到法律的惩处。”

  罚

  挪公款难逃法网

  2017年2月21日,张召涉嫌挪用公款一案在汝州市法院公开审理。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张召伙同高婷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进行非法活动,情节严重,应当以挪用公款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建议对被告人张召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法庭审理过程中,公诉人先后出示了各项证据,当庭发表公诉意见,并对被告人及辩护律师的辩护意见逐一答辩,坚持起诉书指控的内容,认为被告人张召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并非从犯。

  庭审现场,被告人张召对检察机关指控的主要犯罪事实及罪名无异议,并当庭认罪,希望法庭从轻处罚。被告的辩护律师认为被告人构成从犯,其并不是国家工作人员身份,仅是因高婷作为国家工作人员挪用了相关国家资金,才构成共犯,恳请在法定刑幅度内,从轻处罚。

  但被害单位代理人认为,被告人张召参与挪用1万余户的医疗保险金,数额较大,且至今没有任何退回,情节严重,给煤山办事处造成80余万元的损失。要求对被告人予以重判,对损失部分应一并判决。

  2017年3月9日,汝州市法院依法作出判决:被告人张召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依法责令被告人张召与同案犯高婷将其在挪用公款犯罪中的违法所得,依照法院查明的事实及数额,退赔给相关被害单位。

  因高婷尚在哺乳期,检察机关决定另案延期起诉。(顾武修 邓少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