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我与父亲的红白机 现在我和儿子的“我的世界”

2016年12月06日 16:33 来源:中国新闻网
分享

  一提及游戏,很多家长都谈虎色变,唯恐自己的孩子沉迷于此,玩物丧志。然而在张赛眼中,游戏却是沟通他们一家三代的桥梁。

  “小时候,我拉着父亲大手只能仰望他,而今我也成了一个父亲牵起儿子的手。几十年的时间,很多事情都变了,但是有一件事却没有变。”

  张赛说的,正是他们家祖孙三代的游戏情。

  “当年我和父亲一起玩红白机,如今我和儿子一起玩‘我的世界’。游戏变了,但它们都让我们变得更亲近,也许这也是我们家特殊的传承方式吧”

  作为游戏迷,80后的张赛始终认为游戏是人类的天性,与其扼制,不如因势利导。从他和父亲的红白机,到和儿子一起玩《我的世界》,张赛也曾走过弯路,让自己和孩子的关系陷入僵局,但最终是游戏做为媒介,让他走出了迷局。

(经典的红白机承载着80后太多记忆)

  张赛说,小时候他父亲不像其他家长一样完全封锁他的游戏时间,甚至会陪他一起游戏,在他成绩进步的时候还奖励游戏卡给他。因为红白机,父子两在外人眼里更像是兄弟两个。父子两人经常会来一场“PK赛”。“我们爷俩有时候一玩就是一下午,非要分出个胜负才肯罢休。”

  虽然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但当儿子慢慢长成一个少年,面对孩子越来越沉重的课业负担,张赛一度和别的家长一样,生怕影响学习而严格限制孩子游戏。甚至因为工作的原因,越来越少地陪在孩子的身边,儿子也因此和他越来越疏远。

  “关键时候,父亲教育了我。”张赛至今都感激父亲的智慧挽救了他和儿子的关系,“那天,我因为儿子前一阵的考试不理想,训了他几句。这小子脾气倔,顶了我几句。当时真是被气得不轻。晚上,父亲拿着一个红白机到我书房里,说要跟我玩一局。说实话,我都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弄来那个红白机的。”

  那一局的魂斗罗张赛输得很惨,当他不服气地再次向父亲发起挑战时,看着父亲的笑容,忽然被触动了。“那时候,我想起了小时候和父亲游戏的场景,对比亮亮在我的指挥棒下,成天功课功课再功课,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

(张赛看了《我的世界》的视频就被吸引)

  小时候的经历,让他决定向父亲学习,借用游戏重新与孩子建立沟通。然而红白机的时代已经过去,找到一款孩子喜欢也能让父子两在其中互相交流并且不会“玩物丧志”的游戏并不容易。

  张赛花了不少时间筛选各类游戏,身边不少朋友知道他费尽心思给孩子找游戏玩后,纷纷劝阻他。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从公司信息技术部同事那里听说了一个号称“史上最烧脑”的游戏——《我的世界》。

  经过了解,《我的世界》是一款线上沙盒游戏,玩家在游戏中可以自由地建设和破坏,通过组合与拼凑制作出小木屋、城堡、城市,甚至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的世界,简单有趣的操作设计也让孩子很容易上手。虽然,《我的世界》还没有正式进入中国,但是各种贴吧、视频网站和论坛上,拥有大批粉丝。

  为了树立权威性,张赛还自己先下了载了《我的世界》试玩,没多久,就被吸引了。“当时就觉得,就是它了!够烧脑,够挑战。”

  于是,在一个周末,张赛跟儿子亮亮说:“亮亮,今天爸爸跟你一起玩个游戏怎么样?”

  不可思议的是,孩子对于这款游戏似乎有一种天然的领悟,亮亮很快全神贯注的投入到了其中。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游乐场,哪里都充满新奇。亮亮在游戏中迎接日夜不同模式带来的不同挑战,学习如何结合不同的元素来创建有用的新工具和物品。亮亮也在游戏中困难疑惑的地方开始和张赛主动交流起来。

(张赛父子在《我的世界》中搭建的木屋)

  父子俩渐渐在《我的世界》熟悉了解,周末时甚至花几个小时在“我的世界”里,他们一起种植植物种子、挖地雷、寻找宝藏、搭建自己的木屋,在“世界”各处旅行,一起击溃来袭的的狼群。父子俩在游戏中合作商讨,并肩奋战,慢慢的互相的沟通越来越多,亮亮的笑容也多了起来。“很多事都要比事业重要得多,孩子、家庭都是我值得付出更多精力的地方。”

  更出乎意料的是,在一起玩《我的世界》的过程中,亮亮为了建造他的城堡,主动去学习各种历史、美术,甚至是建筑工程方面的知识。

  “这绝对是一个意外的收获,《我的世界》成为我和儿子连接的纽带,也带着我们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

  张赛认为《我的世界》是一个充满互动和创造性的平台,而且亮亮在游戏中表现出来的学习和创造能力超乎了他的想象。

  现在亮亮拥有了一个新目标:在《我的世界》中还原自己的学校,为此还吸引了不少同学一起加入,而张赛,则是他们的特别顾问和技术指导。

  “《我的世界》帮助我回到孩子身边,更让我见证和参与了孩子的成长。”

  近期,有新闻报道《我的世界》教育版在全球推出,张赛和亮亮这对父子俩还开始打赌这个游戏是否可以跟其他国家一样,进入亮亮的课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