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字如面》带动信札成新宠 多家春拍力推信札专场

《见字如面》带动信札成新宠 多家春拍力推信札专场

2017年03月27日 10:40 来源:北京晨报
 

  见字如见面家书“抵万金”

  《见字如面》走红带动信札成收藏新宠 多家春拍力推信札专场

  近期,文化类节目《见字如面》悄然走红,不少观众被书信中质朴的情感和动人的故事所感动,也因此注意到书信独特的文化价值和史料价值。事实上,在收藏拍卖界,书信书札在近几年也成了市场的新宠,备受历史爱好者、书法爱好者和收藏家的关注,也因此许多业界专家都笑称这个时代同样是家书“抵万金”。在今年春拍之前的预热“小拍”中,各大公司也紧追热点,推出了多个精彩的信札专场,其中嘉德四季第48期拍卖会将于3月28日至30日预展,3月31日至4月2日举槌;匡时2017迎春拍卖会则于3月27日至28日预展,29日至30日举槌。

  问渔藏珍

  黄炎培江恒源书信话教育

  此次嘉德四季的“问渔藏珍”专题,推出了一批黄炎培致江恒源的信札。黄炎培字任之,是我国近现代著名的民主革命家、政治活动家和民主主义教育家,而江恒源字问渔,也是一位职业教育家。在江恒源参与中华职业教育社社务的32年间,黄炎培一直与他保持通信联系,而这些信件中,职业教育是两位先生谈论最多的事情,不管是筹款建校,还是社务改革,两位先生总能排除万难,为共同的教育事业奔波。可以说,两人的情谊是建立在他们共同热爱的教育事业上的。在《一九四二年九月十日札》中,任老向江老写道,“今更报公一好消息,昨夜偕卫老及航琛、心如,柬邀川帮金融实业界诸子会餐于康宅,即成立灌县职校校董会,定名都江实用职业学校。”其后的《一九四二年九月廿一日札》中,又有追述:“灌县职校集款事可云告一段落,卫老或因此赴蓉灌一行,此事尚云顺利。”字里行间无不体现出任老对职校建设的殚精竭虑。

  除了职业教育和民主事业,任老在写给江老的信札中,出现最多的就是诗歌。如《江问渔先生六十寿册》就是任老写诗五首为江老贺六十大寿:“佳儿佳妇佳山水,往岁吾诗道著多。天为先生增寿考,客从太学伴高歌。翻因笼药安吟榻,每发邮书感逝波。几辈华繁门若市,一般惆怅斧无柯。”五首诗简明扼要地叙述了江老六十年的成长和奋斗,又充满无限美好的期许与祝愿。

  著书作文是黄炎培先生生活的常态,除非身体不适,鲜有辍笔。在《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五日札》中,任老对江老写道:“这几天,我身体又不很好,政治性酬应都不参加,报上好多天不见我名,累你老想念了。”从这段文字我们不难看出,任老近80高龄时,仍然长期为报刊供稿,撰写社论,江老定是好久未见报上刊登任老文章,写信询问了。时人多评价黄炎培先生的文章傲岸不群,酣畅淋漓,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任老笔耕之勤奋。

  值得一提的是,任老平时的诗稿、手札多用毛笔书写,他擅长楷、行,笔例刚健,沉稳古朴,笔势豪放。“细读信札,不仅会为字里行间的故事动容,也会为整篇书法的连绵气势而震撼。”在嘉德四季书画部金亦凡看来,这正是文人信札的魅力所在。“此外,这批信札均有纪年,从中即可看到一个更为鲜活的黄炎培先生,也提供了很好的学术研究材料。”

  卢弼友朋

  横跨戊戌维新至文革前夕

  匡时2017年迎春拍推出了卢弼友朋信札专场,其中包括梁启超、罗振玉、杨度、吴宓、钱钟书、溥儒、荀慧生等近现代人物六十余位,共计一百六十余通信札。“这批信札从戊戌维新及至‘文革’前夕,时间跨度之大,人物之众多,保存之完整,十分难得。”匡时书画部经理晏旭表示。

  卢弼是现代著名藏书家、学者,他在履官、隐居期间与近代各界名流交往密切,多有信函往来。这次亮相的信札中有一批卢弼与钱基博、钱钟书父子的往来信札。如钱钟书“为《慎园诗选》所作序”中,就提到“尝偶以七言律一章相赠,余方叹其典切,竭才欲酬答而不得。而先生叠韵再三,以至于八,出而愈奇,接而愈厉,余骇汗走僵,不敢吐一字”,所说的便是二人文字相交,见字如面的一段往事。有趣的是,《慎园诗选序》还引出了一段小故事。原来,钱钟书在文中遍数湖北诗人樊山、苍虬、沈观、笏卿,言其优劣,然后专言卢弼一代学人,天资独厚,夸得太猛,味道似乎就有些变了。卢弼看了这篇序言之后回书致谢,但好友金钺看了却大为不满,认为钱钟书溢美之词太过。耿直的卢弼回信请钱钟书修改序言,但遭到钱钟书拒绝,而卢弼面对这篇明褒实贬的《慎园诗选序》真是用也不是,不用也不是,最后在好友的建议下将其放在了诗集的尾篇。

  在卢弼的众多好友中,黄炳言同为湖北沔阳人,1900年前后留日期间二人学的都是法律,彼时在日青年投身法律学习者众多,其中不少精英都参加了外国法学著作的翻译工作。此次亮相的梁启超“致卢弼、黄炳言信札”,为梁启超与二人商量奥田义人《法学通论》到底由谁完成翻译工作一事。最终,黄、卢二人和梁启超后来谁也没让谁,都在同一年出版了各自翻译的《法学通论》。

  钱钟书为《慎园诗选》作序全文

  光宣以来,湖北诗人,有天下大名者,樊山、苍虬为最,沈观、笏卿,抑其次也。樊山才思新富,殆如刘后村论放翁,所谓天下好对偶,为渠作尽,而朱弦三叹之韵致盖寡。苍虬体格高浑,失之肌理不密,气浮于词,其于江西社里,亦如学唐诗者之有空同、沧溟矣。

  同光体既盛行,言诗者竞尊苍虬,如周、左二家,秀难掩弱,亦得把臂入林。而樊山别调孤行,遂等诸魔外,门户偏心,余尝慨之。近乃知沔阳卢慎之先生,夙论如尝慨之。近乃知沔阳卢慎之先生,夙论如此,窃喜自壮。先生一代学人,世皆以抱经、竹汀比目,不知其工诗也。尝偶以七言律一章相赠,余方叹其典切,竭才欲酬答而不得。而先生叠韵再三,以至于八,出而愈奇,接而愈厉,余骇汗走僵,不敢吐一字。先生因徐出旧稿,许余讽咏之,然后识樊、陈、周、左辈,当让出一头地,而微恨先生之深藏若虚也。先生诗机趣洋溢,组织工妙,虽樊山不能专美于前。又笃于伦纪,情文相生,非徒刻意求新巧者。且学人而为诗人,匪惟摭华,且寻厥根,昌黎所谓于书无不读,用以资为诗,先生有焉。樊山稗贩掇拾,不免于花担上看桃李,非其伦矣。虽然,尝试论之。意到笔随,澜翻层出,此皮袭美所擅也。卷轴浩博,精于运遣,此宋子京所擅也。故袭美《杂体诗序》,标多能之目,而高似孙《纬略》,采子京逸句最多。若皮若宋,皆湖北之先正,先生与之继起代兴,而岂徒与晚近世作者,较一日之短长已哉!

  乙未七月后学钱钟书敬序。

  本版撰文 北京晨报记者 张硕

 


《见字如面》带动信札成新宠 多家春拍力推信札专场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