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和平:中国制造处在非常好的窗口期

2017年03月01日 21:19 来源:中新经纬
分享

曹和平:中国制造处在非常好的窗口期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北京大学数字中国研究院副院长曹和平

  中新经纬客户端3月1日电 “中国人有一个梦想,能不能把我们的制造添加进智慧的‘智’造,让经济快速的跳起来,这是我们的梦想。”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北京大学数字中国研究院副院长曹和平在“财经中国V论坛:中国‘智’造新机遇”上如是说。

  曹和平表示,三年前,全世界55万种商品里面,中国制造大概占35%以上的加权平均数份额。当时中国GDP是8万亿美元到9万亿美元,全世界GDP是近一百万亿美元。也就是说,生产了35%的产品只实现不到10%的市场份额。这是第一个“中国制造”。

  曹和平将之总结为,物质产品份额巨大和价值实现份额过小的大分流现象,也就是丰产不丰收,卖不出去钱。

  “所以,中国人有一个梦想,能不能把我们的制造变成添加进智慧的‘智’造,让经济快速的跳起来,这是我们的梦想。”曹和平在论坛上表示。

  曹和平将目前这次技术革命叫做静悄悄的海啸式革命。他认为,中国制造处在重大历史阶段,遇到了一个非常好的窗口期。抓住这次新技术革命的机遇期,将给中国经济带来的爆发式、几何数字的增长,中国经济走出中低技术低谷时,能够看到技术变量给中国带来的飞跃式发展。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中国经济在去年早美国一个季度复苏,12月23日,美国人加息的时候,我们两天前公布了中国在十一月份的经济增长数字,那个时候突然发现货运周转量连续三个月高速调升,活跃周转量车间以后的活动逻辑,就是采购快,采购快就出现了厂商中间和市场供销两旺,发电量行不行,车间开通怎么样,发电量也是连续快速增长三个月。这个车间内增长了,车间外增长了,那么你的信贷规模上去了吗?信贷规模越增加,达到1.2万亿以上,这是以前的。当然上个月我们知道应该是上升的一种选择,增加了两万亿。

  那是相当快,一般的来说这些先行数字,这些数字在这个月增长了,以后两三个月就会快速增长。结果就会出现一个什么情况?就是整个的经济向前滚动的,应该在1月份,或者是说2月份看到快速增长的现象,果不其然,1月份的时候,我们的物价达到了2.5,这是2014年刺激经济西方从来想达到的数字,物价高了很高兴吗?不,这个数字不能证明你的宏观管理政策达到最终的结果。如果CPI看到持续性的上升的话,说明CPI的构成成分里面由于你原来扩张性的货币政策,和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导致了在CPI的价格变量上最终追溯到了内在增长的经济逻辑,所以经济早美国一个季度复苏。因为在去年下半年以后所有的资金快速撤出中国,看衰中国在去年经济出现栽大的跟头,没有想到中国又起来了。

  所以我个人判断,大概是在今年,第一季度、第二季度的经济增长会超过6.7%,这一轮经济成分会在结构调整意义上增速太快,中国就能够催生出什么呢?经济增长超越美国或者是和美国在共同一个方向上领导世界经济向前走的周期性现象,我的一个基本的结论。

  给大家几个事实。我们在三年前的时候,我们大体上生产了8.7亿到8.9亿吨钢,全世界的钢产量不到15亿吨,算算这个比例,我们生产了19.7到22亿吨的水泥,全世界的水泥产量是大概33亿吨,这一堆水泥和钢铁搅拌一下变成钢筋混凝土工地,怎么样呢?把这个混凝土在全国960万平方公里的面积上搬来搬去,每三条公路,至少有一条在中国,同样每三栋楼竖起来,至少有两栋楼在中国,因为那个时候房地产热。可以想象钢筋混凝土在国民经济体系链条中是建筑业,建筑业在链条中处于中间阶段,想想看,钢筋混凝土竖起来一堵墙,想想看这个墙里面是不是要放进黑色金属钢铁在里面。如果墙建好了,是不是要放很多的电灯,各种各样的室内装饰,那么有色又出来了。如果你装修一下,变成了一个乔迁新居的过程,那么你还要织布,去年我们织了全世界44%的布,还要放一点家具,我们出口的全世界70%以上的家具,我们这两个话筒,这两个东西都是生产了全世界70%的市场。所以我把这个至少说一下,三年前向前再数一二十年,中国的制造至少出口的全世界这55万种商品里面,怎么样,大概35%以上的加权平均数份额。

  我们生产了全世界35%的物质产品,卖了多少钱?大概是在三年前我们的GDP是8万亿到9万亿这个份额上。你可以想想看全世界的GDP那个时候是近一百万亿,这两年统计稍微下来一点,因为美元的变化造成的后果。你想想看你生产了35%的产品,你实现了不到10%的份额。我把这个叫做中国制造,这是第一个制,中国制造是什么?在全世界分工体系里面,物质产品份额巨大和价值实现份额过小的大分流现象,丰产不丰收,卖不出去钱。

  所以中国人有一个梦想,我们能不能把我们的制造变成添加进智慧的智造,让经济快速的跳起来这是我们的梦想。所以工业2025,我觉得这个应该把这个智也加进去。

  那么它有什么好处?我给你举一个例子,别看我这个鞋,这个鞋的后跟,我们生产的全世界70%的鞋,我去东莞凤冈县的时候,生产出全世界16%的市场份额,我这个鞋的后跟,如果现在是按照传统制造会出现一个什么情况?如果是传统制造,我每走一步,现在我170斤重,我压下去,压到我鞋后跟上,鞋后跟变成了橡胶分子的压缩弹起摩擦热量的无谓的耗散,比如说我的鞋后跟是一个压敏电池,西南大学的一位院士,我们千人计划把他引进过来,想想看,每走一步170斤压下去,就充电了,过去这个能量是消耗的,怎么消耗了呢?我吃饭了,我吃饭是种粮过来的要消耗一部分的能源,我走了一部分把能源丢掉了,现在把能源拣回来了,想想看,这个鞋后跟,这个不能排除传统行业。比如说我鞋后跟有一个器件和我这个裤子连起来,我裤子的布线不再是传统的经纬线,而是导线,我把这个能源放在这里,我手机一装,充电了。看着我这个西装,从我这个西装穿过来,现在戴了一个眼镜,一个生物芯片能够变形,电源传到我的眼镜上,船到白明的眼镜上,他一看,曹教授你有糖尿病,为什么?因为生物芯片有一个糖敏元件在里面,15米范围内可以看到我的糖尿病。眼镜技术再不是北大门口的明亮眼镜了,那个要进步,为什么?因为这种眼镜把我们国家医院里面的高贵设备的技术和一个普通智慧就能完成的诊断,医院里面转移到普通的家庭里面,这个是智慧吗?是,中国现在正在完成。

  那么再看我这个糖尿病看见了有什么用?结果上边不是烟雾探测器了,是一个糖分光敏器。把我那个信号从你的眼镜里面送过去,结果是这个小区三十多栋楼里面第一个大楼,15号楼里面有一个管理平台,把这个信号传到房间里面,房间外面有一个传输单元,那还是普通的墙吗?不是了,放在管理平台上,这个不仅仅照明了,上面放一个信号集成器。比如说管理平台跟我说,曹教授,你看现在你老了,60岁了,忙的没有人管理,10-100、138这个指标,你任何时候都会休克。你顾一个保姆也不行,12点以后保姆睡觉了,你让孩子看,孩子比你还忙,妈都90都岁了,怎么办?你给我绑定一个账号,180块钱一个月,我的管理再也不是物业大妈了,而是一个非常具有专业知识的管理平台,怎么样?绑定你以后,只要你糖分达到100以上,180之间,我给你重点检测,180以后,对不起,还要绑定一个账号,为什么?你给我绑定,我给你送到医院去。是不是?这个房间不是传统的房间,我们国家的房地产业正在进行这种变化,深圳浅海自贸区用一百亿块钱给北大研究院和清华大学学院联合起来做这个667万平米的模型。那么这个房间如果说是智慧化了,这个建筑是不是智慧化了呢?

  智慧建筑,几个智慧建筑加起来是智慧小区,几个智慧小区加起来是智慧街区,智慧街区和外面的高速公路是室外定位联合起来,那么不就是智慧道路和智慧城市了吗?这个时间大概多长,政策处理得好,中国人能够实现到80年代那样的改革共识,七年就完成了。这就是我们在十字路口上,这也是中国制造处在重大历史阶段上我们遇到了一个非常好的窗口期。

  一个Byte,就是一个KB,是一页纸上的文字是5个KB;一个MB是一首歌的四分之一;一个GB是两个小时的电影;一个TB,全球最大的美国图书馆是15个。一个PB,是美国邮政局一年处理的所有新建量;一个EB是2007年人类大约存储的300个;1个ZB五是2010年底人类的信息总量是1.2ZB。

  我去深圳前海,就有人说我每个星期都要充值,我不充值用不了支付宝,我们卖的是高技术,这个信息量得多大。打一个电话的信息大概是一张照片的信息的两千分之一。所以室外定位,全中国有两个信号,一个是坐标信号,一个时间信号,两个信号一出我就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可是要传输这种信息,一张照片就得多少呢?你就得要两百个BM,你买两斤猪肉,知道是不是安全,绿色的,照片从网站上送回去,过来的价格比猪肉贵,怎么买?现在正好我们国家的网站,这几年乌镇的互联网+大会是解决了这个问题。

  这是我们深圳做的一个研究。大概1980年代开始一个家庭有一个电脑,放在这个房间里面。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今天我们有2.35亿台桌面电脑,但是你要知道,在1997年成立联通,1998年成立移动在电讯的时候,一个蜂窝网起来了。2.3亿台电脑怎么连的呢?华中科技大学的光纤突破把它连起来了,变成了三维网,W网能干什么,能送信,比如说我送信不要贴邮票放到邮筒里面了,再转给他,因为这一连,我电脑在这里,他电脑在那里,一按,一个密码过去了,这个信就送了。所以这2.35亿个电脑,现在成为了中国的信息互联了,传递信息起来了。可是看着这五十公里一个基站,这个铁塔,结果连起来,现在覆盖了我们全中国小70%的面积。你不用再开沟挖一个光纤了,只要是用无线传输,通过技术处理,让手机的清晰度和他一样,那人们就使用手机了,革命性的变革在于当手机也能看什么,手机也能看你那个网站,而且手机能绑一个账户,连上的时候,我要送大家一本书,怎么办?我网上一输入,绑定一个账号,对新华社的图书拿过来,用一个无人机送过来,在窗户里面,就把窗户打开,进来了以后我拿上就送给你们了,这叫做万物互联。这个队已经站满了,谁想投一百个亿投进来,没门,20多个企业,领着全世界往前走,中国有十七八家做这件事。

  所以现在我们有多少台终端,九亿多台,加上这个,十一亿到十二亿,什么后果?就是美国人人有一个电脑也是才三亿台,所以智慧经济时代,中国带来了规模收益和规模收益形成的外部性,那是制造所不能比拟的,制造是竞争性均衡,规模是什么,规模是边际成本递减的技术,由于中国人有这个人口,由于三千年的历史我们公共部门主导生产方面的能力,当然个人服务方面不如西方,我们超越了西方。

  无人驾驶,五年就能实现。其实这次技术革命我把它叫做静悄悄的海啸式的革命,为什么?光纤互联网往下走的时候,没有人感觉到,移动互联网空中走得时候也没有人感觉到,未来几年,卫星带着互联网走的时候大家还不知道,一连起来,这个制度就来了。天上大概多少个飞行器,七十亿个,现在一年才2500万个汽车,想想看新技术革命带来的爆发式什么,是几何数字的增长,所以未来来看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今天的这个讨论中国经济走出中低技术低谷的时候能够看到技术变量给中国带来的飞跃式发展。

  财经中国V论坛:中国“智”造新机遇,由中国新闻社财经新媒体中新经纬主办,于3月1日在北京举行。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