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四川体育趣谈:打网球惹疑惑“为啥不雇苦力”

民国四川体育趣谈:打网球惹疑惑“为啥不雇苦力”

2017年03月15日 11:34 来源:华西都市报
 

  5:2 华西协合大学 英国皇家空军

  四川足球民国时曾声震海外

  民国,华西坝。

  足球,踢开了西式体育运动的大门。

  1906年,英国人陶维义建起四川第一个标准的足球场。短短35年间,四川足球在华西坝蓬勃发展。

  其中,华西协合大学足球队名气最盛。1941年华西协合大学足球队,以5:2的大比分战胜英国皇家空军足球队。1944年7月,华西协合大学足球队又击败了亚洲球王李惠堂率领的东方足球队,最终比分定格在5:1。体育运动的时尚风潮,让当时的老成都大开眼界。以至于1916年成都第一片网球场建起后,一位老夫子曾满腹疑惑:“如果必须把球从网的一边打到另一边去的话,这些‘洋人’为什么不雇苦力来干呢?”

  西式运动

  洋人网球场上奔跑

  老夫子疑惑“为什么不雇苦力来干”

  在成都,体育运动可查证的来源,是华西坝。

  1910年,在成都南门外二里许、锦江之滨、南台寺之西,低调举行华西协合大学开学典礼。

  成都乃至中国西南有了第一所现代化意义的大学,是“全盘西化”的。最典型的,是大量“洋老师”带来的西式运动。

  华西协合大学创办者之一的英国人陶维新,弟弟陶维义曾作为英国皇家空军足球队的优秀前锋,入选英格兰国家足球队。

  只因陶维新执意让陶维义到四川从事传教工作,陶维义不得已放弃国家队。但陶维义把足球带到了四川,任广益中学校长时,于1906年修建了四川第一个标准的足球场,并组织学生踢足球,开启了四川最早的足球运动。

  有了这层关系,当陶维新加入筹建华西协合大学时,标准足球场已经列入了预算。几年后,华西坝上已经建起了5个标准足球场,踢足球成为最热门的运动之一。

  并行不悖,1916年,华西协合大学华美学院的路易斯网球场建起,这是成都修建的第一片网球场。接着,华西坝陆陆续续修建了多块场地,几乎每个学院都配有自己的网球场。

  事实上,华西协合大学开设的西式运动项目,最初并不受中国学生的欢迎,看见“洋人”们在网球场上来回奔跑,据说一位老夫子曾满腹疑惑:“如果必须把球从网的一边打到另一边去的话,这些‘洋人’为什么不雇苦力来干呢?”

  渐渐地,体育运动风靡起来,球类、田径、体操、游泳等项目渐渐被学生接受,并影响了成都风气,成为潮流运动。

  西式体育运动能风靡一时,华西协合大学录取的第一批女大学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1924年9月,华西协合大学招收了第一批8个女学生,开中国西部实行男女同校的先河。这8个女学生不仅在学校学习各门科学知识,同时也参加各项西式体育活动。这些女子都是成都当地有名的大家闺秀,家风本就比较时尚、开放,再接受西方文化的熏陶,仪容仪表更不一般,她们的喜好和做派免不了成为其他女子的时尚风向标。

  在华西协合大学校内,体育运动的发扬光大有赖于“洋老师”。当时,农艺系教授丁克生兼任体育教员,他酷爱足球和网球,是足球队的前锋。1925—1950年担任学校建筑总工程师的苏继贤,非常喜欢运动,所以华西坝的体育场修得特别好。

  文弱之耻

  川大学生大片病倒

  时任校长被政府首脑“约谈”

  上世纪40年代的四川大学,也曾掀起体育运动的旋风,或者说是增强体质、振兴未来的风潮。

  在川大档案馆党跃武教授提供的史料中,体育旋风的背后,是一段不为人知的“生病风潮”。

  1935年,校长任鸿隽初上任时,当时的川大文理法三院学生和教职员工总共不过七八百人,根据校医室的报告,一周在校医处诊病者,竟然有240人之多。其中,患感冒病者80余人,患肠胃病者20余人。再查,各院同学每日有病求医的常有三四十人之多,约占学校人数十分之一。

  为此,政府首脑“约谈”任鸿隽,特别提出,“望注重军事训练,以锻炼同学体魄,而养成健全之人才”。

  1935年9月30日,四川大学训育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召开,会上决定:三四年级和二年级学生,没有参加军训的人必须参加晨操及各项运动。除此之外,军训方面的要求,对体能训练有补充作用,除女生外,“全部一年级生及二年级生须补受军训者施以军训。”

  任鸿隽公开表态,“有强健的身体和活泼的精神,方能担任国家大事”,今后要特别注重体育,添运动场与运动器具。希望借助运动的力量,使川大同学身体格外强健。

  学校教部把体育定为正课,“以后要是体育不及格的就不能让他毕业”。对体育课的时间做了规定,缺席多了,毕业同样会有困难。“要晓得体育不比旁的功课,缺了席临时是无法补的。”

  1936年4月19日,四川大学举行了第一届运动会,任鸿隽担任运动会会长,运动会开幕时亲自领跑。在他的带头下,文、理、法、农四院院长担任副会长,中文系主任刘大杰担任新闻主任。

  任鸿隽推崇全人教育,他认为运动会的意义在于,一是读书不忘运动,运动不忘读书,一洗文弱之耻;二是养成合作互助的道德;三是养成公平正直之习尚。锻炼第一,比赛第二,“希望各个同学都能努力从事运动,是求体育的普遍,不是希望造成一批夺锦标的人材。”

  成效显著

  第二届春季运动会

  男子组女子组破多项纪录

  重点抓体育之初,学校聘请有军事教官3人,体育指导3人。动用个人关系,任鸿隽还找来了黄中孚担任体育部主任。

  黄中孚在华北体育界极负盛名,之前任清华大学体育指导多年,后来还赴美国专攻体育学。原本计划在美国继续攻读体育学硕士学位的黄中孚,接到恩师马约翰从川大发来的电报后,中断学习计划,到了四川大学。

  川大档案馆保存的史料中,黄中孚的恩师马约翰这样写道:“……祝贺春田毕业,兹因新成立的成都国立四川大学急需年轻能干负责的教师多名,我们极力推荐你,现已代你应聘为该校的体育主任,月薪三百元。恳请速返勿延,道经柏林市,加入中国体育教师世奥运观摩团,再履新成都……”

  培养体育运动风气的效果明显,《新四川日报》报道,“已收意外佳果”:过去野草高得盖过人的地方,都已经铲平,大操场的每一片地方都被利用起来,做排球场或者篮球场。每天早上5点不到,球场和跑道上就已经有许多锻炼的学生。更有趣的是,以前学生晚饭后,嘴里喊的是“到公园去”,现在大家都改口说“在战场(运动场)上相见”。

  1937年4月,川大举行第二届春季运动会时,运动会已经“力压”假期——不放春假只举行运动会。

  这一年的运动会,运动员数量增加、运动项目增加、运动成绩进步。第一届运动会上,参加者不过百人,第二届运动会增加到300多人。运动项目也比上届多了7项,男子组有12项打破纪录,女子组全部打破纪录。

  1936年12月,教育家张伯苓到川大演讲时说,“川大的同学无论在精神方面或别的方面,都比去年来本校的时候整饬和进步多了。”

  张伯苓的观察是可靠的。任鸿隽1935年刚来学校时,每周患病的有160人到200人之多,现在不过50人而已,减少了四分之三。

  辉煌历史

  四川足球“雄起”

  战胜英国皇家空军足球队

  体育运动在华西协合大学和四川大学越来越热门,尤其经过几次轰动的比赛后,运动的理念更加深入人心。

  1941年,英国皇家空军刚从缅甸前线撤退下来,在成都休养。看华西坝有球队踢球,军人们立即组织队伍,要跟华大足球队来场比赛。

  英国足球队要同华西足球队比赛的消息一传开,吸引了大批学生和市民关注,购票看比赛。资料记载,为了维护观赛秩序,成都市政府甚至动用了警察,那一次卖出的门票钱全部捐给了学校。

  比赛在盛夏进行,观众的热情比气温还要高,助威呐喊给华大足球队增势不少。虽然比分一度扳平,但华大足球队顽强反超,最终以5比2的比分战胜英国皇家空军足球队。

  华大足球队的辉煌还在续写,1944年7月,亚洲球王李惠堂率东方足球队与华西坝金陵大学、华西协合大学联队一战,最终东方足球队以1比5败北。

  1948年5月5日至15日,第七届全国运动会在上海市体育场举行。参加这次运动会的计有12省、12市、8个华侨团体以及陆、海、空、联勤和警察共58个单位,运动员有2677人。赴上海的四川队里,华西协合大学的运动员占比超过三分之一。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李媛莉实习生夏蔓

 


民国四川体育趣谈:打网球惹疑惑“为啥不雇苦力”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