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与男友绑架亲人 落网后男友绑架人质来救

2016年12月07日 13:56 来源:沈阳晚报
分享

  因无力偿还信用卡欠款,沈阳在校女大学生暴丽和男友杨龙想到了偷,并将目标锁定在了自家亲人身上。杨龙用女友偷配的钥匙潜入女友堂姐家,持刀将堂姐绑架抢走近15万元。事后,杨龙派暴丽潜回堂姐家当卧底打探其家人是否报警。当暴丽被抓后,逃脱的杨龙竟化装成民警只身来到暴家来营救女友,要求不追究女友刑事责任。事情败露后,杨龙又劫持了暴丽的大伯和伯母……

  2015年8月6日,暴先生和老伴在铁西区兴华街家中,突然听到有人敲门。暴先生透过门镜看到门外站着一名身着警服的陌生男子,对方称是派出所的民警,想找暴先生核实点事儿。暴先生没有多想将房门打开了,将对方让进了屋。对方说自己是暴先生侄女暴丽托人找的人,想商量一下暴丽的事儿,希望暴先生和女儿不要追究暴丽的刑事责任了。提起侄女暴丽,暴先生又气又恨。这个侄女竟伙同男友杨龙一起盗窃抢劫绑架自己的女儿,抢走近15万元。转念一想,暴先生又有些心软,有些心疼这个侄女。毕竟她还是个孩子。出生于1995年的暴丽,原是辽宁某职业学院一名在校女大学生。在沈阳读书时,暴丽认识了凌源老乡、1982年出生的杨龙,二人处起了男女朋友,并在沈北新区租房居住。

  杨龙没有稳定的工作,还有抢劫盗窃犯罪前科。2003年,杨龙在沈阳于洪租住房内盗窃室友一张银行卡,盗取了6000多元现金。此外,杨龙还在凌源伙同他人在酒后对一名路人进行殴打,抢走了一部手机。因此,杨龙被判有期徒刑三年。

  玩彩票的男友欠外债

  杨龙平时喜爱玩彩票,梦想有一天能中百万元大奖。因为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杨龙办理了许多信用卡进行透支。在无力偿还之后,杨龙又用暴丽的身份证办了几张信用卡,还用暴丽的学生证从小额贷款公司贷了不少钱。

  因为无力偿还信用卡和贷款,杨龙想到了暴丽说过大伯家条件挺好,堂姐家装修特别好。暴家在沈阳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在兴华街同一小区购买了两套房产。此外,堂姐还是一家大型公司的会计。

  2015年1月初,杨龙让暴丽偷配了堂姐家钥匙,以方便还不起债时去堂姐家“整点钱”。暴丽没多想就偷配了一把钥匙交给了杨龙。7月份,杨龙相继拖欠信用卡23万多元,把自己轿车抵押出去贷了4万多元,他还欠一个小额贷款公司3万多元。杨龙无力偿还,决定前往暴丽堂姐家偷钱。

  杨龙的想法,开始时遭到了暴丽的反对。然而,当杨龙提出分手时,不愿分手的暴丽害怕了,“他用我的身份证办了不少信用卡,钱都还不上,他要是离开我,我也没法还上,所以最后我也不拦着他了!”

  入室持刀绑架抢劫近15万元

  2015年7月6日18时许,杨龙和暴丽乘坐出租车来到铁西区兴顺夜市玩,等待天黑好到附近堂姐家偷钱。当天20时许,杨龙要自己一个人去,让暴丽在夜市等他。双方约定,如果杨龙进入小区后,就给暴丽拨电话,暴丽就自行回沈北新区租住处。

  当晚,杨龙顺利进入了暴丽堂姐家小区,并用电话通知暴丽回租住处。杨龙用偷配的钥匙打开了暴丽堂姐家房门。杨龙在屋内翻找了许久,也没有偷着钱。心有不甘的杨龙拉掉了电闸,钻进了衣柜里躲藏,等待其堂姐回来。

  一个多小时后,暴丽堂姐和堂弟回家,以为是电闸跳闸了。拉上了电闸,堂弟就回父母家了,只剩下暴丽堂姐一人。在暴丽堂姐来到衣帽间准备换衣服时,杨龙蒙面拿着一把30多厘米长的刀架在了堂姐脖子上。堂姐吓了一跳,用手一扒拉,结果被刀划伤了。杨龙拿刀威逼住堂姐,让其趴在地上,拿出胶带缠绑住堂姐双手,用毛巾蒙上了堂姐双眼。杨龙向堂姐索要20万元,堂姐说银行卡里有40万元,但都是定期存款,要取出也得她本人才行。杨龙抢走暴丽堂姐放在包里的5万元现金,又用刀威逼其外出到银行ATM机通过多张银行卡取款,抢走9.8万元现金及一张内存5万余元的银行卡,这才放堂姐离开。7月7日凌晨,堂姐回到小区向保安求助报了警,铁西警方成立专案组全面展开侦查。

  疑犯潜回被害人家当卧底

  杨龙抢劫得手后,立即打电话给暴丽,让其打车到兴顺夜市附近等他。随后,二人会面打车返回沈北新区租住处,杨龙拿了数万元偿还了信用卡欠款的最低还款额,又拿了4万余元将轿车赎了回来,又拿了部分钱款购买了手机、电脑等物品。

  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杨龙仍不忘购买彩票,梦想着中大奖。当天,杨龙跑到彩票站,花了1.4万元购买彩票,结果还是没有中奖。

  7月7日中午,杨龙开车拉着暴丽来到抚顺一银行ATM机前想提取堂姐银行卡里的5万元,结果发现银行卡被吞了,没能提取出来。杨龙怀疑堂姐那边已向公安机关报了警,遂决定派暴丽前去卧底打探。

  暴丽在大伯家住了一夜,发现堂姐已经报警了。7月9日,暴丽和杨龙决定逃离。二人开车来到朝阳,暴丽联系同学,使用同学的身份证在当地租了一处房屋居住。

  根据抚顺ATM机前留下的影像,铁西警方锁定暴丽有重大作案嫌疑。7月10日,警方一路追查,在朝阳将暴丽抓捕归案,杨龙侥幸逃脱。随后,暴丽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羁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

  疑犯化装民警登门谈事儿

  如今看到暴丽托人前来说情,暴先生一时也做不了主。身穿警服的男子让暴先生给女儿打电话让其回来,一起商量解决这件事儿。暴先生打电话给女儿,女儿开车回来途中又给弟弟打了一个电话。

  因没有弄清对方的身份,女儿又给暴先生打了电话询问,可话没说完电话就断了,再打就没人接了。堂姐起了疑心,立即给铁西公安分局办案民警打了电话。

  原来,身着警服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潜逃的疑犯杨龙。为了让暴先生一家不追究暴丽的刑事责任,杨龙在网店上购买了警服、手铐、弩箭等工具只身来到暴家。

  在暴先生与女儿打电话期间,杨龙发现情况不对,抢下了暴先生的手机挂断了。随后,杨龙用手铐将暴先生和身患脑血栓瘫痪在床的妻子双手铐住,又用胶带将暴先生和妻子手脚都绑上了,用胶带给暴先生的嘴封上了。

  警方提女友前来智擒疑犯

  不久,堂姐带着警察回到了家打开房门,看到杨龙手里拿着刀架在暴先生脖子上。杨龙让警察退出去,因害怕刺激到杨龙,警察相继退到门外。

  杨龙将房门反锁上后,要求堂姐进屋,否则就砍下老人一条胳膊。见堂姐不进来,杨龙又打开了煤气,要同归于尽!警方一边通过电话继续安抚劝说杨龙,一边紧急调集来煤气、物业、消防等部门启动应急方案。

  杨龙提出了要见暴丽,警方立即将暴丽从沈阳市第一看守所提带到现场。听到暴丽来了,杨龙这才打开房门,3名民警带着暴丽进入室内。杨龙先拿着刀,后改拿弩箭对着暴先生,暴丽劝说杨龙千万不要伤害大伯和伯母,杨龙同意了。

  杨龙见过暴丽后说自己不想活了,想死,但不想死在屋里,要求公安机关给准备一辆车。“好的,我去给你商量商量。”民警走出房间后,将里面的详细情况汇报给了领导。经研究,警方制定了详细抓捕、解救人质方案。5分钟后,数名民警强突冲入室内,将杨龙死死按倒在地上,两名人质安全脱险。

  女大学生最终获亲人谅解

  今年3月,铁西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指控杨龙犯抢劫罪、绑架罪,暴丽犯盗窃罪。庭审过程中,堂姐对暴丽犯罪行为予以谅解,出具谅解书请求司法机关本着挽救为主、处罚为辅的原则给其一个重新做人、改过自新的机会,予以从轻处理。

  暴丽辩称,自己行为不构成盗窃罪。铁西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暴丽明知男友让其偷配钥匙是为日后盗窃之用而帮忙偷配钥匙,同时,暴丽对男友杨龙盗窃堂姐钱款事先是明知的,且事后又打车前来接应,并且共同处置和使用赃款,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鉴于其在盗窃犯罪中,并未参加具体的犯罪实施,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且取得被害人谅解,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

  法院审理认为,杨龙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入户盗窃公民财物,在实施过程中采用暴力手段抢劫公民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盗窃罪。杨龙又以满足其不法要求为目的,绑架劫持两位老人,其行为已构成绑架罪。对于杨龙在实施抢劫犯罪中抢走内存5万余元银行卡,由于被害人挂失,取款时被吞钱款没有被取出,应认定为犯罪未遂,从轻处罚。最终,法院依法判杨龙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5万元;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2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并处罚金7万元。同时,法院责令杨龙返还钱款。

  一审判决后,杨龙不服提起了上诉,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明年1月,暴丽将刑满释放,但她很难面对大伯父一家……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沈阳晚报、沈阳网主任记者 王立军 通讯员 田欧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