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电所所长查线遭洪水冲走失踪 被正式宣告死亡

2016年12月09日 14:55 来源:燕赵晚报
分享

  ■彭柏称生前的照片。(翻拍)

  □文/本报记者 崔虹

  图/本报记者 郄磊

  在同事眼里,他年纪不大,工作经验却很丰富,每次都身先士卒、以身作则;在领导印象中,他一丝不苟,头拱地也要把工作干好;在父母看来,他是个“野孩子”,整天不顾家,而且“死板”、“不活泛”,不占公家一点儿便宜;在妻儿心中,他是个“骗子”,因为,他曾经承诺60岁以后带他们出去游玩,可是,他食言了……他就是国网赞皇县供电公司许亭供电所所长彭柏称。彭柏称,身高1.73米左右,体重70公斤。7月19日,他孤身一人冒雨赶往管辖范围查看线路时,不幸被洪水冲走而失踪,尸骨至今没有找到。日前,赞皇县人民法院正式宣告彭柏称死亡。至此,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38岁。

  借朋友的车也要赶回供电所

  推开许亭供电所二楼所长办公室的门,10平方米左右的屋内陈设依旧:《县供电企业管理提升典型经验汇编》、《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学习文件选编》等书籍被整齐地摆放在办公桌前方,伸手就可以拿到;一份《关于对存在环境隐患的企业予以断电的请示》的文件阅批卡放在办公桌正中间,收文日期是7月15日;左侧是一支没有盖帽的签字笔,笔尖轻轻压在抄写党章的笔记本上,就连烟灰缸里也盛着满满的烟头。这一切,仿佛都想告诉大家,它们的主人并没有远去,只是走得有些急而已。

  “那天,雨下得特别大。”国网赞皇县供电公司纪委书记兼工会主席冯立英回忆道,开完会后,彭柏称要开车回供电所,“我们都劝他别去了,可他说越是这样的天气,就越是必须赶到工作岗位。”

  于是,彭柏称开着自家的小轿车冲进雨中。走到胡家庄村加油站时,他的车由于老化抛锚了。此时,彭柏称没有选择回县城的家,而是打电话让朋友送车过来。随后,他开上朋友的车,毫不迟疑地赶到了许亭供电所。

  ■工友们仍把彭柏称的工作状态显示为在岗。

  孤身一人去查看线路

  “那天,我们都在彭所长的带领下待命,做好了处理突发用电事故的各项准备。”46岁的李向阳说,14时左右,雨势刚转小,彭柏称就命令供电所员工在岗待命,自己孤身一人,驾着所里的工程车去查看田村村北的农排变压器。

  约一个小时后,李向阳接到了彭柏称的求救电话,称他被困到漫水桥了。漫水桥距供电所仅200米左右。与此同时,赞皇县供电公司办公室的冯进林也接到了彭柏称的电话。

  李向阳等人迅速拿着大绳等跑向漫水桥。大雨中,他们看到彭柏称站在皮卡车的后车厢里,车已经漂了起来,情况十分危险。白菊恒、许瑞峰把大绳缠到自己身上,踩着及腰的洪水,小心翼翼地向彭柏称走去。李向阳、褚增良则使劲儿抓着大绳。

  当四人想方设法试图营救彭柏称的时候,同样接到电话的冯进林也没有闲着,他到处打电话,请消防人员、附近供电所等前去支援,急得出了一身汗。

  30多米成为无法逾越的鸿沟

  50米、45米、40米、39米、38米……近了,更近了。随着大雨的不断倾泄,水位迅速上涨,水势增大,白菊恒和许瑞峰举步维艰,且危机四伏。

  然而,就是这30多米,成为彭柏称和同事之间无法逾越的鸿沟。又一波山洪到来,连同皮卡车一起,彭柏称瞬间被洪水冲走,没了踪影。“彭所长就在俺们眼皮子底下被冲走了,他刚刚还提醒俺们注意安全。”李向阳的眼里含满泪水,再也说不下去了。

  洪水过后,赞皇县供电公司、许亭乡供电所、附近供电所干部员工、河两岸村民等全体出动进行搜寻。7月25日晚,在2米多深的河道内找到了被洪水冲走的车辆,而彭柏称却失踪了,这时距离他的38岁生日不到两个月。

  “雨大,我一个人去,你们在岗待命!”这是彭柏称留给许亭供电所同事的最后一句话。

  同事:头拱地也要把工作干好

  为完成线路改造,他三天三夜没有回家。

  为取得群众的理解,他甘愿忍受误会和委屈,自掏腰包、自己动手,为客户修理电器……

  “客户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作为服务性的行业,客户满意就是我们工作上最大的收获”,这是彭柏称的座右铭。

  1978年9月8日,彭柏称出生在赞皇县一个普通电力职工家庭。1995年12月光荣入伍。1999年7月转业到赞皇县供电局工作,先后担任装表接电工、副所长、所长等职。无论走到哪里,学习一直是他制胜的法宝。

  “别看彭所长年纪不大,工作经验特别丰富。”45岁的许瑞峰说,无论工作中遇到什么难题,他都能解决。工作认真、军人作风、雷厉风行。这是他给同事们留下的印象。

  “柏称给我的印象是不一样的,我非常欣赏他。”国网赞皇县供电公司党委书记李军说,“他把工作放在第一位,即使头拱地也要干好。”

  就任所长以来,彭柏称创造性地贯彻落实“户户通电”、抗冰抢险、奥运保电等任务,电费收缴100%完成,管理好、线损低,各项考核指标成绩突出。他所在的许亭供电所获赞皇县供电公司2011年度、2012年度安全生产先进集体,获赞皇县供电公司2011年度先进集体,石家庄供电公司2011年度先进班组。他曾获得石家庄供电公司2010年度“零违章”车间个人等荣誉称号。

  七一前夕,彭柏称在“我心中的共产党”座谈会上这样说:“我心中的共产党员,一定要有坚定的理想信念,不计较个人得失,不推诿扯皮,实实在在把本职工作做好!”

  父母:10年了,没有过一个团圆年

  自从2007年到基层供电所工作后,每年的初夕夜,家里从来看不到彭柏称。

  “10年了,俺们没有过一个团圆年。”64岁的彭英书说,不仅是春节,就连周末也难得见到儿子的身影,“他就是个‘野孩子’”。

  作为一名有着42年工作经历的电力工人,彭英书理解儿子的做法,但对儿子还是不免有些抱怨:“家里盖房子那年,我骨折住院,他晚上去了,搬着凳子在我跟前一坐,说他不能只顾家人,不顾集体。后来,他让叔伯兄弟照顾我,当天晚上就走了。”想起惟一的儿子,彭英书几度哽咽地无法说下去。

  其实,不仅是父亲生病,就连母亲两次住院手术、儿子到市里住院,彭柏称也只是过去看一下,根本没有时间陪床。

  自从彭柏称失踪后,母亲王春化的右耳听东西就不太清楚,而且经常头疼。王春化说,别看彭柏称对家人“漠不关心”,对养老院里的孤寡老人、街头流浪汉却非常热心,“经常去养老院看那些老人,还把身上的钱给人家。”

  妻子:他说60岁以后带我们出去玩,骗我们

  ■彭柏称生前驾驶的车辆。

p>

  在采访的近两个小时里,彭柏称的妻子王玲始终以泪洗面。

  结婚15年来,彭柏称和王玲感情很好。看到彭柏称没日没夜地工作,王玲心疼不已。所以,只要彭柏称在家,王玲总会变着花样给彭柏称做吃的。然而,有时候,彭柏称刚刚拿起筷子,单位的电话就来了,他匆忙吃两口,放下筷子就立刻走了。

  “他在家待的时间短,可是特别亲孩子们。”王玲说,儿女们的要求,彭柏称一般不会拒绝,但是除了一件事,那就是带他们出去玩。“就是俺们县里的嶂石岩也没带孩子们去过。”王玲说,每次让彭柏称带孩子们出去玩,他总是说“别急,以后有的是时间。”王玲问他以后是什么时候,彭柏称的回答是:“等我60岁退休以后,你们想去哪都带你们去。”

  “他说60岁以后带我们出去玩的,他骗我们。”王玲痛哭失声。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