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留给世间最后的礼物:给4人生机 给2人光明

男子留给世间最后的礼物:给4人生机 给2人光明

2017年03月28日 14:03 来源:成都商报
 

  25日,家属和医生参加付泽文的告别仪式

  “知道(器官移植)是什么意思吗?”

  “老师讲过,就是把爸爸的器官给别人,别人就能活。”付泽文14岁的儿子说。

  从彭州山区的老家,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重症监护室,大约3个小时的路程,是14岁的官官送父亲人生最后一程所奔赴的距离。

  3月21日,官官的爸爸付泽文突发大面积脑梗而脑死亡,在医生的建议下,家属决定,自愿捐献付泽文的可用器官。25日,付泽文的一对肾脏、一个肝脏已移植给4个重症患者,一对眼角膜保存在眼库等待移植。4个人生的希望,2个人重见光明,这是付泽文留给世间最后的礼物。

  突发脑梗去世留下幼子

  “老二,我头昏得很。”这是付泽文留在世上的最后一句话。

  3月21日早上6点,弟弟付秋刚准备出门,几天前来家里帮忙做农活的大哥付泽文躺在床上喊住了他,说完这句话,就歪过头失去了意识。

  付秋一下子懵了,赶紧叫亲戚开车,把付泽文送到彭州当地一家医院,随即又转到华西医院。但10多年前曾有过一次脑出血的付泽文这次情况不太好。22日,医生下达了病危通知单。还没来得及弄清“病危”的含义,家属又被告知,病人已经脑死亡。

  捐器官?付秋悲痛中听到这个建议,并没有思索太久,能捐就捐吧,至少能帮到别人。5·12地震时,在山上的付家老房子被损毁,“那个时候,全社会都在帮我们,现在能帮帮别人就捐吧!”

  只是付秋不知道,该怎么给大哥唯一的儿子、14岁的侄儿官官解释。毕竟官官的母亲患有精神障碍,爸爸是他唯一的依靠。

  生前是个热心人

  “知道(器官移植)是什么意思吗?”“老师讲过,就是把爸爸的器官给别人,别人就能活。”官官说。

  官官一家,是彭州市磁峰镇人。14年前,到天彭镇当上门女婿的付泽文在妻子生下官官后不久,就大病了一场。官官2岁时,他与妻子离婚,带着官官回到磁峰镇山上的老家。家里还有偏瘫的爷爷和没有经济收入的奶奶。离婚3年后,官官妈妈患上了精神障碍,生活起居也需要人照顾,更别提照顾儿子。靠着在各个工地轧钢筋,付泽文是这个家里唯一的劳动力。

  尽管家里不宽裕,但付泽文是个热心人。2011年,小娜老师在磁峰镇毕马威安康社区中心当志愿者,认识了官官一家。社区中心有门坏了、灯不亮了、电器坏了这类事,付泽文总是一个电话就到,乐呵呵地帮忙修好。得知付泽文病危,小娜老师在电话那头痛哭,叫上朋友包车赶到医院。“前两天还喊我去他家吃饭,怎么会这样?”

  大概是因为从小没有妈妈照顾,官官特别爱去社区中心,自己安安静静地看书,帮小娜老师守门、照看比自己小的孩子。“官官特别乖,从来不会给人添麻烦。”小娜老师说。

  器官将帮助6人

  25日上午10点左右,器官移植开始进行获取手术部分。经过评估,付泽文的一对肾脏将分别移植给两个重症患者。同时,因为肝脏状态良好,体积较大,华西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副主任杨家印教授决定,将肝脏一分为二,一次挽救两个重症患者的生命。这意味着,加上一对暂时保存在眼库的眼角膜,付泽文捐献的器官给4个人带去了生的希望,还将让两人重见光明。

  晚上10点左右,一分为二的肝脏被分别移植到了两位50岁左右的患者体内。26日下午,杨家印教授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两位移植患者都已经拔管清醒,状态稳定,过两天就能从重症监护室转至普通病房。

  27日,彭州市民政局慈善总会秘书长孙克富到官官家了解情况后表示,虽然官官跟随爷爷奶奶生活,但户口跟随母亲在天彭镇,鉴于特殊情况,如果官官妈妈家属于非低保户,可根据政策向村上申请。 同时,慈善总会正在申请,将官官纳入“爱德基金”帮扶政策范围内,每年可以享受1340元的专项资金帮助。

  (应家属要求,文中当事人均系化名)

  成都商报记者 于遵素

  摄影记者 王效

  链接

  设立公益基金

  保孩子生活无忧

  为了帮助器官捐献者付泽文14岁的遗孤,成都云公益发展促进会和成都商报共同发起众筹项目。成都云公益发展促进会将在成都市慈善总会公募支持下,设立“成都市慈善总会官官公益基金”,由成都云公益发展促进会代表爱心款项捐款人行使监督权,确保官官在读书期间生活无忧。

 


男子留给世间最后的礼物:给4人生机 给2人光明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