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健康需求爆发式增长 免费咨询之路却难走通

2017年02月22日 03:44 来源:法制日报
分享

  当前,心理健康需求呈爆发式增长,但专业人员的数量、质量不足。

  解决心理咨询行业的困扰,需要坚持已经完善的注册体系;为新手咨询师提供在注册系统监督和规范下的系统的培养课程、实习机会等;通过系统补课和督导下实践的心理咨询师,可以通过国家更加严格的执照考试,获得开业资质和法律保护

  □ 本报记者   赵丽

  □ 本报实习生 周静

  每个月4次,每次至少1000元,还要算上每次的车费,一个月下来差不多就是5000元左右。

  5000元的花销,对李翔(化名)家这个每月总收入刚跨过万元门槛的家庭来说,并不轻松。尽管如此,这笔开销也许是李翔的“救命钱”。去年年底,因为被同学排挤,刚上大学的李翔开始失眠甚至有了厌学的趋势。为此,家在河北的李翔不得不来北京进行心理咨询。

  第一次咨询后,李翔的父母满怀希望,以为终于可以帮孩子摆脱痛苦了。然而,面对这么大的开销,李翔的父母很是头疼,继续治疗,家庭可能无法承受;放弃,难道要断送孩子的未来?

  面对《法制日报》记者,做了一辈子汽车修理工的李翔父亲将头深深地埋起来,问道“这心理咨询是不是只给‘有钱人’弄”。

  心理咨询,难道只有“太贵”这一个解法吗?

  免费心理咨询之路难走通

  注意到李翔的问题后,李家人曾寄希望于免费的网络心理咨询,但回应者寥寥,“最多也就是回复‘建议来诊所’或者说‘描述病情过于粗略,无法给出合理建议’等”。

  目前在北京从事心理咨询业务的曾雪林告诉记者,诸如李家这样的私信和邮件内容五花八门,从“你好,愿意听听我的故事吗”到“我朋友要自杀,我该怎么办”,从简短的一句话问题到成千上万字的文章,这些求助咨询中有随便顺口问一句的,也有铺陈整个人生经历的心血之作。

  “全职且专业方面比较成熟的心理咨询师和临床心理学家,基本上不太会免费回答网络求助者的一次性个案问题。”曾雪林说,这里有几个原因:首先,很多人的问题非常简略,咨询师无法获得足够的评估信息;即使当事人描述了情况,因为对当事人没有主观了解,咨询师也很难判断当事人是否有认知或表达方面的偏差——这种情况颇为常见,而根据偏差信息的评估和建议将会越错越远;很多心理问题的原因和解决都很复杂,简单的解释和建议可能过于片面或不可行,对当事人没有帮助,甚至有害;最后一个原因是,职业咨询师工作也相当忙,在时间安排上很不现实。

  此外,据曾雪林透露,在一些求医问药类网站上,有时也会有心理咨询师回答问题,这时的回答虽然是免费的,但通常是心理咨询师与网站合作的结果,网站可能会给咨询师一些回报。即便如此,资深心理咨询师很多时候都不会去回答,因为不论从咨询师行业的健康成长来说,还是从真正去帮助来访者角度来说,成熟的心理咨询师都不会鼓励一次性免费的文字心理辅导、咨询或个案问答。

  “一般事实上会去提供免费辅导或者回复问题的,多数是咨询或者临床在读的学生,还有一些缺乏专业素养的江湖派咨询师,此外,还包括一些学院派咨询师在起步或者兼职咨询阶段也会偶尔回答,算是看看不同案例。咨询师在职业专业方面成熟了,基本都不太会免费回复。”曾雪林说。

  如果免费咨询走不通,那么对有需求的人来说,还有其他路径吗?

  据了解,目前我国专业的心理服务机构主要类型有医院精神科、心理科;隶属于精神卫生系统,从属于医疗机构中,对普通人群、心理行为问题人员及精神疾病患者(包括其他科室躯体疾病共患精神疾病的患者)提供心理咨询、心理治疗和其他精神卫生服务等门诊、医疗服务;大、中、小学校心理机构;公益性援助机构;残联、妇联的NGO心理援助机构;社会化心理服务机构;“互联网+”心理服务平台。

  “我们生活的地方是一个小城市,没有你们说的在中国心理学会注册的心理咨询师,又不想去公立医院,不仅人多,而且好些人对我们说医院的医生大多数是精神科的,去了只会草草开药了事,环境也不利于心理咨询,人堆人,水泄不通。”李翔的父亲百般无奈地对记者说,之所以最终选择到北京求医,也是因为对家乡那些心理咨询机构不放心。

  正规心理咨询费用为何高

  那么,李家人每次花费1000元的心理咨询算贵吗?

  记者调查发现,精神医学专业医院的心理治疗最便宜,以北京安定医院为例,其依然执行着十多年前的收费标准—— 一般的心理咨询每20分钟收费20元,具有副高职称的心理治疗师每20至30分钟收费50元,正高职称心理治疗的收费标准是60元。

  咨询价格比医院稍高的是设在高校的心理咨询中心。据了解,华中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单次咨询的收费标准是100至300元,个别资深教授的单次咨询收费为600元。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的收费标准约为单次150至600元。

  在商业机构,咨询费几乎没有标准,从每次几百元到上万元不等,更有甚者,单次婚姻咨询收费可高达200万元。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李家人每次1000元的咨询费用,在商业机构里只能算是一般的。在正规经营的商业机构里,初级咨询师的收费标准大多为每次500元左右。

  正因如此,李家人也曾考虑网络心理咨询,因为相对便宜。“可我们也不知道对方到底靠不靠谱,毕竟还隔着一个电脑呢,还不如我们当地诊所的大夫看得见摸得着来得实在。”李翔的父亲告诉记者,对于网上咨询师挂出来的资质,自己不敢信,因为查不到真伪。

  “我们调研发现,有一些人刚拿到资格证就开始做心理咨询,而且一些不靠谱的网站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比如只要给网站交钱,就可以把刚入行的咨询师放到一个显著位置,并做重点推荐。事实上,心理咨询是一个专业性非常强的工作,不仅需要大量专业知识,还需要咨询师的人格足够健康,而普通人很难知道如何筛选一名合格的咨询师。”曾经打算投资一家网络心理咨询项目的投资人于义对《法制日报》记者说。

  对此,曾雪林也坦言,国内目前寻找合格咨询师的途径并不畅通,所以很多人会上网搜索,而网站推荐又十分不靠谱,所以很容易伤害到求助者,从而导致求助者对心理咨询失去信心。“不过目前已经起步了一些靠谱的心理咨询网站或者App,聚合了一批受训背景相对比较正规的咨询师,可信度要高得多。因为网络咨询成本低,相对可能更容易找到专业成熟、收费又低的咨询师”。

  高收费下的困局如何破解

  在受访的业内人士看来,心理咨询机构的收费是与其运营成本相匹配的,因为机构要提供场地,要做好团队管理,要做好分配预约和后期档案处理,要从助理咨询师起做好人才培养,甚至要考虑整个国际经济形势下滑对业务发展的影响。

  “我在欧洲学习时的导师告诉我,一个训练有素的咨询师帮助来访者一个小时取得的报酬,应该够五六个人在中高档饭店吃一顿饭。”首都医科大学心理学教研室主任杨凤池曾对媒体这样表示。

  北京大学心理咨询和治疗中心主任方新认为,从保证咨询效果的角度出发,心理咨询的收费标准不宜过低,更不应该提供长期的免费咨询。

  然而,在高收费下,目前国内心理咨询行业的现状却令人担忧。

  比如业内人士介绍的,国内除了正规大学的研究生心理咨询方向培养心理咨询师外,大部分心理咨询培训都交给市场上形形色色的培训机构,而且授课老师流动性很大,师资是否具备授课资格也值得考虑。

  “目前主要问题是心理健康需求的爆发式增长与专业人员数量和质量之间的矛盾;资本与行业管理能力不足之间的矛盾,对心理咨询师考试的评价无法承担重任。还有就是互联网的冲击、变化与心理健康理论、技术发展滞后之间的矛盾。”北京大学心理健康教育咨询中心副主任徐凯文说。

  对此,徐凯文也提出了改善国内心理咨询行业混乱现状的建议:

  坚持和完善心理健康专业人员的培育体系,“具体讲,坚持10年来中国心理学会注册系统已经发展完善的专业人员、机构、学校和继续教育项目的注册体系”;通过在各省建立督导点和实习机构来推动新手咨询师接受在督导下的系统实习,让新手在3至5年内成为合格的心理咨询师。在未来三年内至少还需要建立100个以上督导点和实习机构;注册系统需要改变思维,不仅是专业人员的注册机构,更是专业人员的培育机构,也就是要为新手咨询师提供在注册系统监督和规范下的系统的培养课程、实习机会、督导资源和继续教育项目;通过系统补课和督导下实践的心理咨询师,可以通过国家更加严格的执照考试,获得在学校、医院和私人开业的资质和法律保护。

  制图/李晓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