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密云东南河遭疯狂盗采河道变色 村民曾围堵铲车

2016年12月09日 03:07 来源:新京报
分享

  11月30日,北京市密云平头村东南角,500米航拍画面显示,一处巨型砂坑如同“疮疤”般贴在东南河河道,此坑地跨密云、顺义两区。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密云平头村东南河一道长约200米的水泥坝隔出南北两岸不同景象:坝北,冬小麦苗一片新绿;坝南,260米长、60米深的砂坑,时有碎石滚落。

  11月12日,平头村数位村民在潮白河河堤左堤路旁发现正在挖砂的铲车,将其围堵。这辆铲车的所有人正是平头村村民王立忠,现任村支书王响忠的弟弟。

  2010年,位于密云区河南寨镇的平头村曾经引发过社会关注,一个18人的团伙因为常年在潮白河两岸等地盗采而被法院判刑。时隔6年,这个村庄的盗采砂石活动并未平息,如今仍有铲车出没在村内各个砂坑。

  数百亩“伤疤”难平

  平头村,密云区河南寨镇下辖行政村,地处密云、怀柔、顺义三区交界。潮白河从村西流过,馈赠了这个村丰富的砂石资源。

  从一开始执采矿许可证采砂的砂石场,到后来以“堆物种植”打掩护的“黑砂场”,今年77岁的平头村村民姚俊如见证了这里的变迁。在姚俊如和很多上了年纪的村民印象里,从上世纪80年代起,就已经有人在潮白河的河道里做着挖砂的营生。

  变化发生在2001年。

  2001年底,北京市政府发布文件《关于关停本市范围内砂石场的实施方案》。该方案明确规定:要于2001年12月底前收回已发放的《河道砂石开采许可证》,并于2003年底前逐步关闭北京市范围内所有的砂石场。

  73岁的平头村村民王立发(化名)称,文件发布后,在潮白河河道内挖砂的砂石场搬到了河岸上,这些砂石场和村委会签订租地合同,租赁土地用于“堆物和种植”,但实际上换汤不换药,还是在挖砂。彼时,在政府的“禁挖令”下,挖砂已经被定性为“盗采”。

  多位平头村村民向新京报记者表示,2001年后平头村内的“黑砂石场”一度多达12个。

  一位多年前在平头村村委会任职的村民介绍,2002年,村委会与平头村在内的多个村庄签订了土地租赁合同。这些租赁合同的复印件至今保留在平头村村民手里。

  据当中的一份合同显示:为了发展集体经济,增加集体收入,平头大队以投标形式,将东南河河滩地承包给××村村民李某某。合同生效期为2002年4月15日,有效期两年,承包费用89万元。

  虽然是承包租赁合同,但村民未见承包者在土地上种植经营,而是继续挖砂贩卖。

  现如今,留给平头村东南河的,只有一个深数十米、面积数百亩的砂坑,以及供卡车进出的环坑土路。

  一道长约200米的水泥坝隔出南北两片不同的景象:坝北,冬小麦苗一片新绿;坝南,不站到坝上望不到底的砂坑,时有碎石滚落。航拍画面下,数十米深的沙坑如一片“疮疤”贴在东南河河道。

  这个紧邻麦田的圆形砂坑直径约260米,坑底距地面约60米,上部坑壁基本与地面垂直。依此计算,该砂坑的容量约124万立方米。

  平头村民王立发和刘东升(化名)介绍,该砂坑仅西南角部分位于密云区境内,剩余部分则属于顺义区,这一点从卫星云图上也可看出。

  “过去这里就是个两米深的小河道,你看现在,几十米深的大坑。”王立发说到这很是痛惜。

  村民围堵挖砂铲车

  “受伤”的不只有东南河。

  平头村村西潮白河边,一直径约30米的砂坑紧贴左堤路,通过卫星云图可以看到,自该砂坑向西南方向延伸,有一条长约400米、最宽处宽约100米的砂坑带。

  11月23日中午,潮白河平头村左堤路旁的砂坑内,一辆黄色胶轮铲车轰鸣着冲向砂石堆,一铲下去,铲斗被砂石填满。铲车随即倒车调转车头,铲斗高高扬起,将里面的砂石倾泻至停靠在旁边的红色卡车内。而此时,卡车内的砂石已经冒出了车斗,两车就这样一来一回地“配合”挖砂。

  刘东升提供了一份《2005年河南寨镇土地利用现状图》的复印件,复印件显示,东南河砂坑西南角位置的土地为“有林地”,其土地性质是“林地”。潮白河堤坝旁直径约30米的砂坑也位于“水浇地”的边缘,其土地性质为“耕地”。

  国务院第257号令《基本农田保护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均有规定:禁止占用耕地建窑、建房、建坟、挖砂、采石、采矿、取土、堆放固体废弃物或者进行其他破坏基本农田的活动。《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二十三条规定:禁止毁林开垦和毁林采石、采砂、采土以及其他毁林行为。

  实际上平头村采砂石活动由来已久。据媒体公开报道,2010年,以时任平头村村主任的王晓雷(大雷)及其弟弟王辉(二雷)为首的18人团伙在二中院受审。检方指控,该团伙涉嫌非法采矿、敲诈、故意伤害、寻衅滋事、妨害公务等罪,而王晓雷本人也承认没有采砂许可证。

  后王晓雷和王辉入狱,分获有期徒刑17年和8年,平头村的“采砂”则不曾平息。

  王立忠,平头村现任村支书王响忠的胞弟,人称“小六子”。多位平头村村民向新京报反映,王立忠自己有铲车,2010年以后他还在采砂。

  11月30日,新京报记者在由平头村东南河砂坑现场返回途中,路上撞见了独自驾驶铲车的王立忠,其正向砂坑方向驶去。随后,新京报记者折返并利用无人机进行了拍摄。无人机传回的画面显示,王立忠驾驶的黄色胶轮铲车停在了砂坑内。约两分钟后,王立忠又驾驶铲车返回。

  正是这辆铲车,11月12日,被平头村多位村民围堵在挖砂现场。

  11月12日,平头村数位村民在潮白河河堤左堤路旁发现正在进行作业的铲车,并将其围堵。从村民拍摄的现场视频看,一辆黄色胶轮铲车停在砂石堆旁,装着砂石的铲臂悬停在半空,王立忠出现在现场。在摆弄了一阵手机后,坐进了白色宝马轿车。

  多位平头村村民介绍,12日当天,现场村民报警并向密云国土局反映盗采。

  挖砂暴利

  2010年新京报也曾对平头村盗砂利益链进行过报道。

  一位平头村村民介绍,自己的儿子也曾开采砂石,2000年初挖出的砂石混料每车在40元到150元,经简单加工后被分离为水砂(细砂)和石子,水砂和石子混合而成的成品料,一车转眼便卖到了600元至800元。

  2001年后,平头村的“黑砂场”多通过承包土地挖砂,刨除每亩土地800元租金,水电费和机械折损等费用,规模大的砂石场一天的利润可达十余万元。

  一名曾参与盗砂的平头村村民称,运料的卡车一般都是买方出,如果自己有铲车,基本没啥开支。挖砂的尝到了甜头,一般不会轻易放手。现在的料更值钱,一台铲车挖一宿,纯利润一两万元。

  12月6日,记者在平头村采访的当天,村民们表示,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密云分局在接到村民举报后,已派工作人员到村内调查挖砂,负责调查的邢(音)姓工作人员也与部分村民进行了联络。

  12月7日,记者拨通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密云分局电话联系到了邢姓工作人员,就平头村的情况,他表示正在调查核实。其称,村民举报的盗采砂石行为发生在路边,是高铁桥墩土石料存放地,之后还要将挖出的土石料进行回填,而此中是否存在盗采行为,需进一步询问才能确定,至于该路段的性质,其表示也在核查之中。

  平头村村民也曾多次向河南寨派出所举报盗采。记者联系到了负责出警的派出所民警,其表示,确实多次接到村民有关盗采的举报:“是否属于盗采不是派出所的职权范围,已将案件移交给国土局,最终的行为性质由他们确认。”

  如今,采砂形成的巨大砂坑就在路旁,大坑距离左堤路仅数米。

  左堤路又紧邻潮白河河道,村民担心,洪水一来,一下子就能进村。

  新京报记者 张越 王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