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少女为救父亲返回火场 全身烧伤面积达79%(图)

2016年12月05日 10:47 来源:重庆晚报
分享

14岁少女为救父亲返回火场全身烧伤面积达79%(图)
佳佳妹是个阳光开朗的女孩
医生正在为佳佳妹治疗

  事发后33小时,重回现场,沙坪坝区青木关镇青北下街132号附4号6-2,大门口贴着“美生活幸福平安,好日子舒心顺意”的大红对联。开门一刹那,一股胶臭味扑面而来。玄关的地上,横摆着这家小主人佳佳妹最爱的那双红色运动鞋,另一只不知道在3日凌晨的那场慌乱中遗失到了哪儿去了。

  佳佳妹的卧室,床上摆放着洋娃娃,书架上陈列着《中华大辞典》等书籍,还有重庆市国际标准舞协会颁发的“拉丁舞铜牌证书”。显眼位置,有TFboys和韩国当红男子组合EXO成员灿烈的海报和照片,灿烈的照片下印着一句话:

  会变好的,会被遗忘的……但是我想一辈子在你身边呼吸着,如同第一次一样希望你幸福。

  重庆晚报记者 杨帆 杨华 摄影报道

  父女情

  “我进去找爸爸”

  郭佳佳,今年14岁,就读于青木关中学初二六班,因为是独生女,家人都亲昵地叫她佳佳妹。佳佳妹从未辜负过一家人对她的爱与期待,最近一次半期考试,她在全年级400多人中拿到第28名。3日晚凌晨3点前,他们一家还沉浸在半期成绩的喜悦中,妈妈赖荣清正想着要奖励给女儿什么。

  赖荣清说,凌晨3点多钟,她听见卧室门外噼里啪啦的爆炸声,迷迷糊糊下床打开卧室门,一股黑烟冲了进来,很多电器都在爆炸,灯也在爆炸。她立刻清醒过来,意识到客厅起火,赶忙叫醒丈夫、婆婆和女儿。

  当时客厅已经有明火,赖荣清想关掉电闸和气阀,但是家里的电闸已经不听使唤,考虑到自家的火可能危及全栋楼安全,赖荣清赶忙跑到楼下去关电和气的总阀。

  “我走的时候,我老公在穿裤子,女儿和婆婆也都醒了,女儿的房间是离大门最近的。”赖荣清说,她回来时,佳佳妹已经到大门口了。赖荣清转身敲周围邻居的门,告诉他们起火了。就在赖荣清转身一瞬间,佳佳妹不见了。

  邻居们纷纷赶来灭火,佳佳妹的婆婆和爸爸先后逃离了火场,赖荣清却在人群中找不到女儿的身影。佳佳妹的爸爸郭洪勇接过一盆水泼进火场,烈焰暂时削减了,赖荣清隐约看见酒柜那里有一双腿,是女儿倒在地上,头部朝着卧室方向。赖荣清想冲进去救女儿,郭洪勇一把将她拉住:“我去!”

  郭洪勇冲进火场,“里面黑烟太大了,我什么也看不见,只好在地上摸索。”郭洪勇很快被黑烟呛了出来,双手和头部被烧伤,头发也烧焦了。他换了一口气,再次冲进火场。这次,他摸到了女儿,将女儿从火场中拽了出来。

  赖荣清看到,女儿的衣服都被烧烂了,手指也烧焦了。她悲痛万分,从邻居家借来一盆清水浇在女儿身上,女儿这才恢复意识。

  赖荣清问:“你都出来了,为什么又进去呢?”佳佳妹说:“我进去找爸爸,但是我没有看见爸爸。”

  2010年郭洪勇出车祸后,留下腿脚不便的后遗症,原来佳佳妹是担心爸爸没跑出来,才返回火场的。

  消防官兵及时赶到,将大火扑灭。目前,失火原因正在调查。

  邻里情

  “那个妹妹很乖,真是心痛”

  陶先生住在郭洪勇家楼上,火灾不仅烧掉了他家窗帘,还烧炸了他家玻璃,天花板也熏黑了一个角,帮忙扑火后,陶先生才发现慌乱中忘带钥匙,撬坏新换的防盗门才得以回屋,所有损失估计1万元以上。陶先生一再表示理解,他说,这是天灾,谁都不愿意。陶先生的女儿给佳佳妹捐了钱,还请重庆晚报记者一定要帮帮这个小妹妹。

  住在隔壁的任女士和儿子第一时间投入到灭火中,家里的锅碗瓢盆都用上了,她负责接水,儿子负责泼。佳佳妹被救出来后,穿的是任女士的羽绒服。任女士说:“看到娃儿造孽,心里好难过。”

  住在楼下的李女士和老公当晚也投入到救援中。她说,大火扑灭后,她家的天花板被水浸透了,墙面出现脱皮,几组顶灯都不亮。

  李女士一边收拾屋子,一边还在轻松筹上帮佳佳妹募捐。“那个妹妹很乖,每次见到我们家娃儿还要打招呼,真是心痛。”她说。

  佳佳妹的遭遇发到朋友圈和微信群里后,她的同学都盼望着她早日回到课堂,同时5元、10元的捐款源源不断。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了解此事后,纷纷添加赖荣清为微信好友,截至发稿前,赖荣清微信新增好友500余人,甚至有人没有添加好友也在向她转账,截至发稿前,她收到了205000多元捐款。

  郭洪勇以前搞个体运输,2010年出车祸后一直在家休养,赖荣清如今在大学城一家工厂上班,月薪只有1700元,佳佳妹巨额医药费对于这家人无异于天文数字。

  如果你想帮助这个跳拉丁舞的小妹妹,请与她的妈妈赖荣清联系,电话:15023687767,微信号:15023687767。

  母女情

  “你是我的命根子”

  邻居见佳佳妹衣不蔽体,拿来羽绒服披在她身上。佳佳妹的双手已经弯曲得不能动弹,残留的睡衣粘在她身上,脚上和手臂上烧伤的地方还在流血。

  青木关医院检查后发现孩子受伤严重,建议马上转院。途中,佳佳妹哭着说:“妈妈,我不想活了,我想死。”赖荣清哭着回答:“你是我的命根子,你不能活,你觉得妈妈还能活吗?”

  听见这话,佳佳妹将眼泪硬生生地咽了回去,咬着牙没再喊痛。

  昨日,重庆晚报记者在西南医院烧伤科重症监护室见到了全身裹满纱布的佳佳妹,透过纱布缝隙,可以看到佳佳妹的眼皮下方出现脱皮的现象。

  主治医生张小红介绍,郭佳佳全身烧伤面积79%,其中三度烧伤达45%,伴随呼吸道损伤,一氧化碳和酸中毒,入院第一天呕吐了4次,两只手截肢可能性大,后期还有多次手术,需要大量血液,治疗费预计在100万元以上。

  医生告知赖荣清病情的时候,佳佳妹听到了。赖荣清回到身边时,佳佳妹说:“妈妈,是不是我右手保不住了,没有关系,我还有左手。”

  离开重症监护室的时候,赖荣清告诉女儿要坚强,父母会想尽办法把她医好的。佳佳妹眨了眨眼,微微点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