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杂志畅想60年后的世界:或有百万人到火星定居

科幻杂志畅想60年后的世界:或有百万人到火星定居

2016年12月04日 09:59 来源:文汇报
 

  ■宇辰 编译

  60年前,世界人口还不到28亿;人类只有两次登上珠穆朗玛峰;马里亚纳海沟人迹未至;板块构造理论尚未被人们完全接受;一篇科学论文提出的“气候变化与二氧化碳理论”,隐隐预言了60年后令人们大为头疼的环境污染问题;1953年科学家确定了DNA的结构,但DNA是不是遗传物质尚不清楚……

  作为全球顶级的科普期刊,英国 《新科学家》 杂志一直以通俗的方式,报道着科学技术的最新进展,提供着记录历史的第一手资料。而在其创刊60周年之际,它向大众传递了一份关于未来的草图:从大街上行走着的超级人工智能,到DNA改造婴儿的诞生;从火星移民,到免费的新能源……

  该杂志总编在下面这篇署名文章中指出:“未来学注定无法预知未来,60年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但我们仍然可以依据地平线上初现的端倪,对世界和人类的未来做一些大胆的猜测,展示人类憧憬和向往的未来图景。”

  过去60年里,《新科学家》 不断报道大量科学技术的新进展,同时努力诠释这些新发现和新发明对于人类社会的重要意义,以及可能带来的一些问题。

  早期的 《新科学家》 杂志曾刊登了改变和塑造未来世界的一些异想天开的想法和预测,如今它们很多都已经成为现实。与当年一样,今天对未来的猜测只是勾勒一个粗略的轮廓,无法窥探其细节,但我们希望,今天对未来的预测在60年后也能梦想成真。

  互联网、全球变暖、人工智能和基因工程在1956年时都曾在我们的预测“雷达”扫描之下。但当时的细节设想与今天的实际发展往往大相径庭,尤其是它们所产生的社会影响,更是出乎当时的预料。无处不在的信息爆炸并没有成就乌托邦理想,预测中可怕的生态灾难也没有摧毁人类世界,虽然我们已经制造出了许多先进的机器人,但超越人类的可怕的机器人噩梦也并没有发生。

  我们希望能更准确地预测未来吗? 简单的办法是根据现在推断未来,这适用于某个变化不大的系统,如在天体动力学领域内,我们可以很有信心地预测,2061年哈雷彗星将重新返回并经过地球的上空。

  然而,随着一些系统变得越来越复杂,准确预测也将变得更加困难。例如长期天气预报仍然是一个令人生畏的难题,而对于一些社会变革的思考将更为困难。我们要考虑更多的相关因素,以及这些因素复杂的相互关系和相互作用。线性外推法显然注定会失败,过去的经验不一定会再适用于今天。

  在某些领域内,外推法已让位于“指数增长推断法”,即不仅相信某件事情会发生,而且相信其发展速度会更快。摩尔定律的信奉者相信,计算机处理器的复杂程度每两年将翻倍的摩尔定律,同样适用于支配世间万物的自然法则。

  以这个观点预测未来,我们将“看到”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世界。我们最终将抵达一个技术“奇点”,超级智能机器将开创失控的技术进步时代,我们将会有一个深不可测的未来。这也许是我们能够想象得到的未来60年最具颠覆性的变化。

  但不论真假,我们都不认为这一切将很快发生,许多人工智能研究人员也不认为会这样。摩尔定律并不是一个自然规律,而是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是因为人们努力想要去实现它。虽然目前人工智能研究发展的步伐惊人,但不会一帆风顺。

  虽然预测和外推都是有限的,但思考未来也并非全然徒劳。《新科学家》 是一个对未来充满乐观的出版物,我们认为未来会比今天更好。但我们不会过分乐观,我们生活在一个并不那么完美的世界中,但我们会努力去创造一个美好的世界,这也是人类一直在努力去做的事情,我们只有认真思考未来,畅想未来,才有走向成功的最大希望。

  创造出超越人类智力水平的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达到甚至超越人类的智力水平大概只需30-40年。近年来我们讨论最多的,就是来自人工智能的挑战。很多知名人士包括霍金、埃隆·马斯克、比尔·盖茨等都预测了人工智能有可能给人类造成的风险。

  “人工智能将以不断增长的速度重新设计自己,受到缓慢生物进化限制的人类将无法与之竞争,并最终将被取代。”霍金说,“人工智能对人类来说,有可能是最好或是最坏的事。”

  科学家设计出新的生命形态?

  在实验室从零开始创造生命,成为研究人员越来越接近的一个目标。

  遗传学家已经合成了定制的基因组并将其插入细菌中。他们还改变了其他细菌的遗传密码,使得它们能够使用新的、而且是非天然的基础材料来制造蛋白质。

  一个更为雄心勃勃的研究方向则从无生物活性的化学成分开始———有时是熟悉的核酸和脂质,但有时则是完全不同的结构,比如自组装金属氧化物。

  从长远来看,人工生命可能会强大到足以自己茁壮成长。但是,一种自由生长、独立发展的生命形式将不再完全可控。生物技术人员需要设计有效的“杀伤开关”,以防新生物以某些方式变得致病或有害。有哲学家呼吁:关于合成生命的影响的讨论需要尽快开始,因为“在很短的时间内,这就有可能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

  重新设计我们的DNA?

  2021年,世界上第一个基因组被编辑过的婴儿有可能降临人世。

  我们每一个人都带有数百个有害的突变,这些突变会增加我们患癌症、阿尔茨海默症以及精神障碍等疾病的风险。未来60年内,医生可以使用 CRISPR“基因剪刀”来修复这些有害突变。

  然而,这种干预将是极具争议的。但是,让我们以一个乐观的预测作为结尾:在 《新科学家》 杂志诞生120周年之际,许多国家将常态化地、而且毫无异议地为任何想要这样做的未来父母们提供基因组编辑技术。

  人造太阳终结能源危机?

  10年前,核聚变研究人员一致同意在法国建立一个巨大的装置———超导托克马克,俗称“人造太阳”。这个能产生大规模核聚变反应的装置,将在未来让我们无需再依赖化石燃料,并提供几乎无限量的清洁且便宜的能源。

  然而,核聚变在今后的60年里,依然只是一项未来技术。

  扭转了长达两个世纪的温室气体排放?

  英国南安普敦大学的约翰·谢普德说:“我认为,在60年后,我们很有可能使用这两种技术。”他指的是两种风格截然不同的地球工程计划:从空气中吸收二氧化碳,并使用遮阳罩将一些太阳光线弹回宇宙中。

  而在未来,原来温暖的地区会变得超级热,谁也不知道我们将面临的是什么临界点。后果之严重,几乎不值得我们去考虑。

  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在未来60年内,有可能出现一种纳米制造装置,能够以足够的速度和精度操纵单个分子,并能够生产任何你想要的物质。按下按钮,等待一段时间,就能生产出食品、药品、服装、自行车零件或任何东西,同时仅需耗费极少的资金或劳动力。制造商将成为共享经济的引擎。

  拥有一个解释量子力学的终极理论?

  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描述了宇宙的大规模演化,但这一理论在量子不确定性的迷雾中变得模糊不清。科学家一直在追寻一个可以“涵盖一切的理论”,继弦理论被提出后,一些与之竞争的理论,如环圈量子重力学等也已经崭露头角。这一领域的领军人物、法国艾克斯马赛大学的卡洛·罗维利表示:“在我看来,未来60年里,我们将拥有一个解释量子力学的终极理论。”

  在火星上定居的地球人将超过百万?

  据美国宇航局保守的预计,大约在2030年左右会有第一个地球人登上火星。而SpaceX公司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正致力于在未来10年左右的时间里把人类送往火星。他认为,到21世纪60年代,在火星上定居的人将可能达到100万。

  我们依然没有发现外星人?

  几十年以来,我们用着越来越精密的仪器,试图在苍茫宇宙中,寻找我们并不孤单的证据。到目前为止,我们什么都还没有发现。如果一直是这样怎么办? 我们什么时候应该放弃,并承认我们是孤独的?

  没有找到外星生命只会使得搜索者们怀疑他们的方法和假设,而不会动摇他们对于目标存在的看法。毕竟,在已知的宇宙中有大约1000亿个星系,而每个星系里大约包含有1000亿颗恒星。这样庞大的数字使得那些看上去非常不可能的事件最终在某个地方发生。

  但是,也有可能我们真的是孤独的。如果真是这样,科学家可能不得不重新思考他们关于生命起源所需条件的看法,以及为什么地球如此独一无二。

  文明比我们想象得要更为脆弱?

  文明是一个适应性的、复杂的系统———这种系统很容易遭受灾难性失效的挑战。

  我们需要为大型流行病、温室气体排放、核扩散等做好准备。最重要的是,我们要认识到,一个紧密耦合的全球社会其实非常脆弱。

 


科幻杂志畅想60年后的世界:或有百万人到火星定居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